知秋小说网 > 纪实文学 > 戴笠大传 > 第90章 遭上天报应,死于飞机坠地(1)

第90章 遭上天报应,死于飞机坠地(1)

小说: 戴笠大传      作者:朱长江

戴笠辉煌半生,深得蒋介石器重,他睡觉都怕身败名裂,死于非命!所以,他拉紧蒋介石的衣襟不放,但最终仍然功败垂成,蒋介石疑心了!不过,上天报应,阎王爷盯上了特务皇帝,飞机坠地,一缕黑烟……

一 阳奉阴违报“老蒋"

抗战胜利后,国共在重庆谈判后签订了《双十协定》(《会谈纪要》)。这个协议的内容之一,就是明确提出了取消特务机关,“严禁司法和警察以外机关有拘捕、审讯和处罚人民之权”。

这在蒋介石来说,虽然并没有要真正遵守执行的打算,但是为了要做一些表面文章,也出于抑制戴笠势力疯狂发展的需要,蒋介石秘密向戴笠发出撤销军统局,然后化整为零进行安排的指示,以减少中共及民主党派攻击特务机关的口实。

戴笠接到蒋介石这个命令,心情极为紧张。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必须尽快抢在蒋介石的前面,拿出一套办法,来对付蒋介石关于撤销军统局的逼迫。戴笠在这方面是有办法的。

10月上旬,戴笠回到上海。

10月12日,宋子文也来到上海。

国舅驾到,戴笠自然不会放过这一良机,况且是他最需要的时候。于是借唐生明在金神父路24号的花园洋房为宋子文接风。

在点菜时,戴笠特别叮嘱唐生明的厨师阿喜:“顶好的菜,不要一次都拿出来。”

唐生明在一旁听了,立刻开玩笑地骂他:“请客不肯把顶好的东西都拿出来,这算怎么一回事。”

戴笠立刻把厨师支开,便认真地对唐生明说:“你这个人太老实了!我对校长一直就是这样,任何事没有准备好第二套办法,第一套绝对不先拿出来,否则你什么都拿完了,他便不会再用你。”

戴笠对唐生明明目张胆地说出对付蒋介石的手段和秘密,正是他当时心境的自然流露。戴笠面对蒋介石要撤销军统局的决策,他不得不在严峻的形势下很快研究出对付蒋的几套办法。

戴笠的第一套办法就是借蒋介石关于化整为零的指示,将军统力量扩散到有关方面,一是将军令部第二厅全部掌握起来,把军统局原先主管的军事情报、军事稽查业务及国民党军队中各级谍报参谋方面的力量拨归进去,形成军事特工方面的独立系统。

二是将内政部警政司全部掌握起来,并将警政司扩编为内政部警察总署,将军统原先主管的特工警察力量划拨过去,形成警察行政业务与警察特工业务一把抓。

三是加快组建交通警察总局,形式上隶属交通部体制,实际上也由戴笠亲自掌握。1946年3月1日,交警总局正式宣布成立,由戴推荐胡宗南所部出身的军长吉章简为总局长,马志超、徐志道为副总局长。

把弱的、不好的人员裁减掉,把好的、能干的人员留下。把军统局的内勤人员调300人到外勤工作,把外勤人员凋300人到内勤工作。这在戴笠的特工思想上是一重大转变。

过去,他是反复强调特务一旦入门,终身不得脱离团体的,叫做“生的进来,死的出去”,现在提出“裁弱留强”的口号,这在戴笠确是不得已为之的办法。也可见当时形势对戴笠确是严峻的。

戴笠深知,所谓化整为零,通过三大公开机关合法安置军统人员,最关键的就是由谁出任三大公开机关的主官。从戴笠内心来说,当然希望由自己一身而兼三职,但国防部二厅的主官是非郑介民不可的,戴要争也争不来。不过,总体上戴与郑的合作还可以,由郑掌握二厅,比换一个非军统出身的人当厅长要好得多。至于交通警察总局,估计由戴笠亲自掌握或推荐一个心腹大特务出任主官的可能性很大,不致落入他人之手。

问题是全国警察总署,这是个权力大、油水大、安置军统人员最多的机构,所以戴笠最为重视。但是,目前想竞争这个职务的对手很多,最有实力的当数李士珍和唐纵。

在戴、唐、李之中。戴笠揣摩蒋的态度,估计由唐出任的可能性较大。因李士珍虽然在警察理论教育方面能拿出点东西,但在特务工作方面是个门外汉。由李抓警察,不符合蒋关于把全国警察总署办成一个警察、特工合二而一机构的设想。

至于戴笠自己,戴深知蒋对自己有戒备心理,本来所谓化整为零的安排就有对付自己的目的,因而不会把警察总署交给自己。

至于唐纵,多年来在蒋身边工作,已尽得蒋信任和欢心,正是蒋要借重唐抑制自己的时候,因此,唐应是蒋考虑的优先人选。并且,当时蒋用唐的迹象已有透露。1945年12月,蒋下令撤销委员长侍从室,设国民政府参军处军务局,唐纵被调升为参军处的中将参军,除了仍为蒋主管全国情报外,还兼看有关警政、保安等其他机要文件。

到这时戴才明白,蒋实际上内定唐纵将出掌警察总署署长,把戴排除在外。对于这一点,戴是无话可说的,因唐表面上是军统的人,戴既不可和唐争锋,还要处处给唐以协助,不得刁难掣肘。但是,到了这一步,戴笠认为警察总署长给唐总比给李(士珍)要好得多。

因此,从1945年底开始,戴笠的方针就是一方面注意改善和密切与唐纵的关系,使后者能够对军统有所帮助,至少不与军统作对。为了密切与唐的关系,戴笠指示沈醉从生活方面尽量给唐以照顾,戴在中美所内为梅乐斯修建的花园洋房“梅园”举行舞会,唐纵的妻子唐次建是常客之一。

1945年底,戴笠从重庆到上海,甚至邀请唐大嫂与康大嫂(康泽的妻子)同行,到上海游玩了一次。并破例让唐、康两夫人参观了他的“地下宫殿”。当时,邓葆光在上海主持经济接收工作,但凡唐纵有什么要求,戴笠也指示邓葆光极力加以解决,以满足唐的胃口。

二 垂死挣扎挽败局

在各种指责声中和蒋介石的催逼之下,戴笠的日子一天难过一天。为此他日夜不停地奔走于南京、上海、北平、天津、青岛等各大城市之间,绞尽脑汁,琢磨对策,他希望通过他的谋划来阻止蒋介石化整为零、撤销军统局的指令。

戴笠采取的第一对策是进行内部体制改造。以减少指挥层次,精简人员,公秘分开,转入地下等手段,以转移社会舆论的视线。于是,在1945年底,戴笠在提出“裁弱留强”的同时,又下令撤销所有区一级组织(东北区除外),恢复在省范围内以省站为最高机关。同时,所有特务组织和特务人员一律转入地下,绝对秘密,不再以公开机关和任何名义做掩护。这是戴笠根据建立特务处以来的实际活动经验,为了在军统改组过程中,保存实力,以防不测而采取的一个关键措施。

在调整组织的同时,戴笠极力抓住沦陷区不断收复的时机,恢复和建立军统基层组织,不断扩充军统势力。特别是东北收复后的这块新天地,戴笠更是垂涎欲滴。1945年12月,戴笠抽调工作能力很强的军统北方区长文强为军统局东北办事处主任兼军统东北区区长;调军统局东北特别站站长陈昶新任东北办事处副主任兼东北区副区长。这样的安排,戴笠显然是有考虑的,这就是把陈昶新摆在陪衬的地位上,受文强的监视和控制,做一些傀儡的工作。陈昶新所谓“重建东北实力集团”的计划到此进一步受挫。

戴笠到北平不久,即正式发表文强和陈昶新的任命,并抽调大批得力特务出关。不久,戴又将文强、陈昶新叫到北平什锦花园寓所,利用共进晚餐的机会,对东北工作做出全盘规划。戴笠认为东北这块地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巴尔干半岛第二,将来既是国共之争的焦点,也必定是美苏之争的焦点。因此,决不能让沦陷14年的东北,又落入中共和苏俄之手。

戴笠还无限感慨地对文、陈说:“收复东北这块新天地,本是一件大喜事,恼火的是控制在苏联之手,要从虎口里夺肥肉,预料是一件难事。熊天翼(指熊式辉)先生天真可笑,他想以政治外交手段把东北接过来,事实上等于做梦。杜光亭(指杜聿明)老大哥有胆识,硬打出关,势如破竹,锦州底定”

戴笠一再叮嘱文、陈二人:“一定要精研熟读与苏俄签订的1O年友好条约,全力协助光亭大哥顺利地接收东北。”

戴笠采取的第二步就是在军统工作部署方面加强反共活动的分量。抗战期间,戴笠的反共活动不能大张旗鼓地搞,只能偷偷摸摸地干。现在抗战已经结束,作为“皮肤之患”的日本人已被打败,而作为“心腹之患”的中共组织更加强大。反共必定是老头子心目中的头等大事。所谓国共和谈,这不过是老头子麻痹共产党,敷衍国内外舆论,争取时间,做好进攻准备的一种姿态罢了。

同时,戴笠深感,只有寄希望于反共,“团体”才有出路,个人才有出路。由此,戴笠不但从人力、物力、精力上迅速调整部署,加强反共活动,而且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在反共方面能做出成绩,以便充实在化整为零合法化方面向蒋讨价还价的本钱和实力。

早在《双十协定》签订后的第3天,蒋介石就向国民党军队发布了反共内战密令,向各战区重新印发了他在江西剿共时期编写的《剿匪手本》,并先后发动了绥远、上党、邯郸3次战役,结果遭到中共武装的自卫反击,仅在10月至11月9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就有11万多人被歼灭。

四是将军统局主脑部分隶属在司法行政部之下,成立一个调查室,将军统局本部及各外勤机关拨过去,形成军统化整为零后的基本力量。

这样,戴笠计划撤销后的军统虽然由几部分组成,但力量不是削弱了,而将更强大。

第二套办法就是要尽快把海军总司令部抓到自己手里,像陈诚、胡宗南那样,有雄厚的武力做后盾,以做进退之所。

戴笠通过几年来梅乐斯居间牵线搭桥,与美国海军界已有默契,这就是由美国海军部在战后以一部分海军舰艇援助国民党作为条件,支持戴笠出任海军首脑。戴考虑该计划一旦实施,就将特务武装的一部分改编成海军陆战队,这样,海上、陆上都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实力就会大大增强。

为了实现这一计划,戴笠考虑必须尽快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柯克上将见面,一方面继续在这位美国海军界的耆宿身上投下赌注和本钱,以放长线钓大鱼;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柯克了解美国海军部援助中国海军的计划及进度。

10月中旬,戴笠以视察接收工作为掩护,从上海飞到青岛会见柯克。战后,青岛成为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活动的重要基地,为了加强与美国海军及柯克的联系,戴笠下令成立军统青岛办事处和青岛站,派善于交际的军统大特务梁若节任主任及站长。

戴交代,梁在青岛的唯一任务,就是如何联络好美国海军人员特别是柯克。戴笠揣摩柯克贵为美国海军的一代名将,但也是凡胎肉身,所好者也不外是金钱美女之类。估计柯老头儿金钱虽然不缺,但美女却不常有。于是,戴笠指示梁若节攻其所缺,投其所好,千方百计找一些漂亮女人供柯克玩乐。

开始,因美国海军官兵一般都在星期六晚和星期日回到青岛市区跳舞玩乐,柯克在此时上岸怕遇到部下影响威信,故多有犹豫。戴笠知道后,就交代梁若节改在星期三、星期四邀柯克活动,柯克对戴笠、梁若节的此举至为赏识。由此而常在梁若节面前称赞戴笠善解人意,为人爽快,做事有魄力,对美中情报合作有很大贡献等等。

戴笠到青岛后,每日里又是设宴、又是办舞会、又是找女人招待柯克,使柯克连呼“OK!”并许诺要在美国海军界加紧活动,使戴笠主持中国海军的愿望早日实现。

10月18日,戴笠结束了在青岛的活动,兴高采烈地飞赴天津,按柯克要求,策划美国海军陆战队于渤海湾海口登陆事宜。并拜会了美军驻津司令爱德华中将和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师长洛基少将。为了能抓住这些美国将军,密切舣方的合作天系,戴笠在离津前,决定将自己的英文秘书黄天迈留下,专门负责与美方进行联系。

黄原是燕京大学学生,英文功底很深,曾任国民政府驻巴黎总领事,抗战时期加入军统,1个多月后,戴笠再一次到达天津,决定在天津设立一个秘密机构,由黄天迈主持其事,任务就是供给美国海军情报,了解美海军在华情况,并占据天津大理道汉奸张福居的一座大楼,经常通过举办鸡尾酒会和舞会,来招待美国海军军官。特务们都称这一秘密机构为“外事处”,称黄天迈为处长。

当时,蒋介石为了积极准备内战,请求美国海军陆战队打着“受降”、“遣俘”的旗号,不断从天津港口登陆,替国民党军队抢占战略要道与铁路交通线,到1946年,仅从天津港口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就达4.5万人。蒋介石对美军的这部分在华军事力量十分重视,认为是帮助他进行反共的重要实力,极力加以笼络。

戴笠居间加以掌握,一方面加强了与美国海军界的联系,有利于增强他竞争中国海军总司令的态势,另一方面使蒋介石认为他尚有利用价值,不至于轻易抛弃,这显示了戴笠在后期与蒋介石斗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挟洋人以自重。

1945年12月25日,戴笠在上海杜美路70号举办战后第一次,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圣诞”晚会,兼作他对美军特务的送行。这一次他邀请的都是上海滩上红极一时的女交际花,歌、舞、影、剧明星及名媛闺秀,因而也特别受美国特务的欢迎。并经蒋介石批准,第一次将中美所合作的成绩在报纸上公布,以显示他的“伟大”成就,借以自重。

1945年1O月。国民党冀察战区总司令高树勋反对进攻解放区。在邯郸前线率领新编第8军倒戈,加入解放军。

1945年底,军统局化整为零的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这年的12月份,戴笠到达北平,住在什锦花园吴佩孚公馆,召集龚仙舫、马汉三、文强等一批内外勤负责大特务座谈,听取有关军统局进行改组的意见。

在这之前,化整为零的计划一直是在戴笠、郑介民、唐纵军统三巨头之间极秘密地进行酝酿策划,由军统人事处长龚仙舫、代理主任秘书毛人凤等极个别核心大特务进行承办的。

因此,当戴笠劈头盖脸地问龚仙舫:“化整为零合法化的事办得怎么样?”

龚仙舫竟紧张地环顾左右不敢说话。

戴笠立即严肃地说:“在座的都是本局的老同志,不会泄露。你说你的,没有关系。”

得到戴笠的恩准,于是,龚仙舫汇报了考虑如何在国防部二厅、全国警察总署、交通警察总局三大公开机关中合法化安置军统人员的问题。

当时,文强、马汉三等外勤大特务尚是第一次听说有“化整为零”一说,便问是如何具体化法。

戴笠解释说:“第一是准备改组后的国防部二厅谍参系统和对外使馆的武官系统,要合法化地全部控制起来,这个任务是介民先生去完成。

第二,是将内政部警政司扩大为全国性的警察总署,是合法化安置人员最多的一条出路,然后才能全部控制警察方面的行政、人事、教育。对李士珍派,能容就容,不能容就去。

喜欢《戴笠大传》吗?喜欢朱长江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