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3章 强大的山田管理

第3章 强大的山田管理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按照大江五四郎的吩咐,张燕飞领着张哲端到制造中心参观现场。

“张小姐,高课长是课长还是科长,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吗?”张哲端对高课长的职务称谓很好奇。

“这就是日企的特色所在了。我们公司虽是合资,但其实管理模式沿用的是日本山田的。你是学管理的,应该知道,山田管理在全球制造业中都是非常有名的。他们把组织机构分为部、课、系,我们也一样,不过并非照搬,如在日本称制造部,我们这里作了变通,叫制造中心。职务称谓也是如此,我们称呼部长、课长、系长,欧美企业称呼总监、经理、主管,和国企称呼副总、处长、科长,大致差不多。

在日本,总经理叫社长,董事长叫会长。我们这里学的还是欧美企业,称呼总经理、董事长。”

关于山田管理模式,张哲端在学校时曾了解一些,但比较浅显,因为研究生课程和导师推荐的教材,多是宣扬欧美企业管理的。张燕飞讲的,有的是张哲端清楚的,有的是他不清楚的。这样一比较,全都明白了。

说着就来到了总装车间,一个偌大的越野车加工厂!地面非常干净、整洁,一条绿色通道从大门笔直伸向前方。“这是专门的参观通道,来宾只能走这条道。”张哲端跟在张燕飞后面,四下里张望。原以为这么大个车间会闹哄哄的,其实不然,非常安静。亮铮铮的车体依序在空中由远而近、由高到低缓缓移动,逐渐进入相应位置,工人师傅们忙碌着安装底盘、电气系统、发动机、轮胎、座椅、灯饰、商标……一道工序完了,自动移动到下一道工序,全部装配好的一辆辆乳白色、军绿色的车辆,自动进入一个巨大的隧道中,进行防水测试。

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却感觉不出一丝混乱。安装部件的、运送物料的、质量检测的,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张哲端,你看见了吗?你头上安装有一个显示牌,那个显示灯显示T1、T2、F1之类呈绿色,你知道这个表示什么?还有,显示牌下面有的标示着150,有的是白色30,有的是绿色60,有的是褐色27,有的是灰色33,你认为又是什么意思?”

张哲端想了想,摇头。

张燕飞解释道:“显示灯呈绿色,表示此工位正常。如果有异常情况发生,显示灯就会变成红色,一闪一闪地。那样的话,车间里的警报就会骤然响起,生产线立即停止。现场管理人员、工程师和工人师傅们马上会围拢来,查明原因,解决问题,这便是所谓的安东。显示牌下面的数值表示今天的生产计划,150表示日产量目标是150辆,白色30表示乳白色越野车30辆,绿色60表示军绿色车60辆,以此类推,明白了吧。四种颜色的车辆交叉进行装配,这是所谓均衡化的生产模式,目的是减少产线各工序产量不稳定以避免造成人员浪费。”

张燕飞得意洋洋,张哲端恍然大悟。

“你看T线、F线、C线头顶上的显示灯,上面有个4.52的标志,什么意思知道吗?”张燕飞的问题又来了。

“这个……会不会是,车子在一个工位只能停留4分52秒?”

张燕飞惊讶地望着张哲端:“咦?看来你悟性不错呀!的确,这是个生产节奏标志。标明现在的生产节拍,每个工位耗时4分52秒,这样下来,每小时可装配13辆车。”

张燕飞顿了顿,接着说:“这个生产节奏是中日双方工程师反复测算确定的,时间被预设在电脑系统了,稍不留神,就自动跑到下一工序了。这就要求每个班组必须团队作战,相互协作,快的帮慢的,技术强的帮技术弱的。”

张哲端啧啧称赞,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对物料配件运送要求相当高呀!我听说山田公司是零库存管理,咱们是不是这样的?”

“零库存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在日本山田,他们能够做到,因为配套厂家都在山田公司附近。但在我们中国,配套厂家比较分散,眼下还做不到零库存。你看车间左边和右边,是不是有一个小小的物流区?那里的货架上贴着一个个的标签,这就是看板管理。你再看装配线旁,是不是还有一个物料配送线?我们的物料员,总是源源不断地将装配所需零部件及时送到工作台,需要多少送多少,没有浪费,也不存在短少。所谓Just in time(JIT)及时化生产,便是如此。”

山田公司真是了不起!

“听你这么一讲解,我真希望马上能来公司上班。”张哲端跃跃欲试。

“山田管理模式的确非常优秀,特别是生产管理方面。当然任何公司都有它不足的地方,东川山田也不例外。你来了以后慢慢体会吧。”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走到车间出口了,张燕飞见张哲端没有反应,换了一个话题说道:“生产一辆越野车,需要四大主要工序:冲压、焊接、涂装、总装,我们公司每个工序就是一个独立的部门,称为冲压课、焊接课、涂装课、总装课,每个课两个系,昼夜两班轮流作业,工人有1500多人……”

张哲端一看表,两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正感叹东川山田公司制造中心真是太大了,张燕飞笑了:“这才四分之一不到呢,如果要去最远的冲压工序,靠脚走路是不行的,需要乘车过去。”张燕飞说着,看了下表,说:“还有一小时才下班,如果行政课能派得出车来,我带你到处看看,怎样?”

“那就太谢谢你了。”张哲端双手合十,置于胸前。

张燕飞拿出手机与行政课联系,得到的答复是所有车辆都派出去了。她看看张哲端,摊开双手,学着外国人的样子耸了耸肩。

“看来,今天就只能到此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没关系,你进公司后反正会去制造中心实习的。”

张哲端当晚在东川市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八点,他如约赶到公司指定的医院接受入职体检。在等待体检结果的时间里,张哲端在东川山田附近转悠了一天,把租房、餐饮、交通、娱乐等情况悉数掌握于心。第二天中午,接到体检合格的通知,他到东川山田公司取了Offer,坐车离开东川市。尽管2500元的月薪与山田公司这样的国际品牌比起来,是少了些,但张哲端很满足了——他看重的不是薪水,而是山田公司这块平台。

回到西川市,张哲端小心翼翼溜进西川大学女教师单身公寓——唯恐被人瞧见不让上楼。他的女友成璐是西川大学外语学院日语教师,就住在单身公寓。

自打与成璐分手,张哲端快半年没有来她宿舍找她了。他给成璐打电话,成璐不接。然而,他爱成璐,爱到骨子里去了。成璐不理他,是因为他伤害了她,而他愿意当牛做马来赎罪。张哲端没想过要放弃这段感情。在他落魄的时候不愿意放弃,在他现在得意的时候更不愿意了。他来宿舍找成璐,就是想把求职成功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与她分享。

飞快上楼,来到成璐住的房间,急促地敲门,“成璐,请开门,是我,张哲端。”

“敲什么敲?”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出,门开了,露出一个女人的爆炸式发型来。“你是谁?找哪个呀?”一团狮子狗般的毛丛中,一对小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上下打量张哲端。

“你是谁?你怎么住在成璐房间?”张哲端不解地盯着“爆炸头”问道。

“你说外语学院的成老师呀,她辞职了,不住在这里了。”“爆炸头”

扭着水蛇似的腰肢,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找她有事吗?”

“成璐辞职了?什么时候的事呀,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张哲端惊诧不已,成璐居然辞职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不告诉他呢?张哲端有些生气。

“哟,有好几个月了吧。她搬走后我才住进来的,你是……”“爆炸头”好奇地问。张哲端只好撒谎了,“我呀,是成璐的大学同学,来西川出差,顺便来拜访她,没想到她居然辞职了。老师你知道成璐去哪里了?”

“爆炸头”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和她虽说在一个系但不熟。成璐走得匆忙,神神秘秘的,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辞职。80后的女孩子,搞不懂。”

成璐搬出宿舍,十有八九跟自己有关……张哲端心如刀绞。

上班伊始,张哲端开始为期两周的制造中心现场见学。

拜见了人事行政部的曾太乙部长,张哲端紧张、忐忑的心终于落了地。曾部长是个慈眉善目、头发稀疏、身材矮胖的老头,五十多岁,一见面就伸出双手满脸笑容地说道:“高课长已经把你的事给我说了,不错的小伙子,我们一起加油。”

据张燕飞后来说,曾太乙曾在市政府政研室担任过处长,政策理论水平高,思维活跃。作为市政府一号工程,东川山田公司从调研立项、合资谈判、规划设计到基础建设、安装调试,到试产量产,曾太乙均参与其中,可谓东川山田的功勋元老。新工厂投产后,曾太乙受国资委委托留了下来,代表市政府参与合资公司的管理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原来——中方50%的股份并非全部由东川农用汽车厂持有,市政府也投入了10%的资金。

日方部长川岛晴也还在出差,不在办公室。高婷婷带着张哲端去见制造中心部长中村雅弘。

听明来意,中村部长从办公桌上抬起头,眼光从老花眼镜上端射出来,冷冷地盯着张哲端,让张哲端不寒而栗。

少顷,中村站起身,一脸严肃地问道:“对山田生产方式了解吗?”

旁边的秘书立即翻译给张哲端。

张哲端回答:“有所耳闻,但不熟悉,希望中村部长多多指教。”

“山田生产方式在全世界如此有名,你只是耳闻,没有研究过?”

显然中村雅弘对张哲端的回答不满意,“山田管理是最优秀的管理模式,是制造企业的楷模,你为什么不研究学习?不喜欢山田管理,你来山田汽车公司干什么?”

中村雅弘说话咄咄逼人,不给人留半点面子。张哲端很尴尬。

高婷婷赶紧打圆场:“张桑大学学的是英文,研究生期间主攻人力资源管理,并不研究生产管理。”

高婷婷的话被翻译成日文,中村雅弘的脸变得更加难看。

“是这样的吗?学人力资源管理就不研究生产管理?完全错误!

这不是山田人的工作风格!在山田公司,管人事的,更应该懂得生产管理!你说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制造业!80%以上的员工在生产岗位上!不懂生产管理,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员工成天在干什么?最起码的东西都不知道,你如何谈得上人事管理?你们人事课天天喊制度、讲法规,却不懂生产,你们说,能搞好人事管理吗?”

显然中村雅弘对高婷婷不满。

高婷婷脸刷地红了,有点不知所措。中村的秘书不断地示意她,她也没反应过来。附近坐着的员工都扭头往这边看。

张哲端赶忙说:“中村部长说的话有道理,我是研究人力资源管理的,生产管理是我的弱项,我今后一定努力学习山田生产方式,但山田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我倒是比较熟悉。”

“哦,是吗?说来听听。”中村雅弘脸上愠色渐失,升起些许好奇来。

张哲端从终身雇佣制、前辈制度、OJT培养、提案制度、QC改善、5W2H、岗位轮换,到专门制制度、继任计划、海外研修,到成果主义人事考评、职能工资制、任职资格制度,一一讲来,中村脸上逐渐绽放出一朵鲜艳的太阳花来。

见此状,高婷婷也窘态全无,笑了起来。中村雅弘对高课长说:

“你们总算找对了一个人。张桑,加油!”就在张哲端受宠若惊的时候,中村雅弘扭头对坐在不远处的男子说道:“夏部其哦(日语:部长),你安排下。”

夏部长闻言,点了点头。张哲端和高婷婷谢过中村雅弘,向夏部长走去。

“这是夏克明部长,制造中心中方部长,兼任公司工会主席。”高婷婷向张哲端介绍道。张哲端上前问好:“夏部长好!”

“我真为你们捏一把汗,”夏克明做了个鬼脸,“这个中村,说话总是神出鬼没的,而且得理不饶人,我都要事事小心时时小心,何况你。”

高婷婷难堪地笑笑。张哲端表示感谢。

“你刚才的表现不赖,好好努力。中村的话虽难听,但句句在理,是不是?”夏克明说着拿眼瞟了高婷婷一下。高婷婷没有表态,笑了笑。

张哲端点头,心里揣摩着夏克明的眼神和高婷婷的苦笑。

在去冲压车间途中,冲压工程师小王指着一片奇形怪状的管道说:“这是公司投资近千万元建成的污水处理站,涂装车间排出来的污水,没有一滴流出公司。全部在此进行处理,然后回用,少部分用来浇花浇草、冲洗厕所,大部分再回到涂装车间。山田公司对环保非常重视,日本总部专门有个环境安全部,每年要来我们这里,对设备噪音、污水排放、环保意识培训、汽车尾气排放等指标进行检测,不达标不准生产,非常严格。你知道吗?你们人事行政部日方部长川岛就是环保安全方面的专家。”

听得身兼冲压课ISO14001内审员的小王如是介绍,张哲端肃然起敬,想不到日本的环保工作做得这么扎实。

“小日本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重视环保,发展之初干了不少坏事儿。现在发展壮大了,就开始大打环保牌,诋毁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果当真要环保,干么还造汽车呢?而且产量一年比一年多,你说是不是?”

小王说着说着笑了,瞥了张哲端一眼,“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山田公司每年花在环保安全上的投资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像这个污水处理站,近千万元的投资,眼都没眨一下,要是中国的企业,能舍得吗?”

小王左右都是一张嘴,张哲端不知道应该说“是”还是说“不”,似乎都有道理。联想到夏克明的眼神和高婷婷的苦笑,张哲端更加觉得可疑了。

然而,容不得他深想,冲压车间就在眼前了。

冲压车间在制造中心最北边。作为生产越野车的第一道工序,大致分为四个部分,左侧是堆积如山的模具。在小王的介绍下,张哲端知道了哪些是顶盖模具,哪些是侧盖模具,哪些是车架模具,哪些是引擎盖模具……往右是剪板区,即把一块块完整的钢板,根据不同的要求,剪切成大大小小的钢材。中间有5台冲压机,有5000吨的,有3000吨的,有1000吨的,还有500吨的,各司其职。最右边是零部件打磨区,按照小王的说法,就像大姑娘出嫁前要进行修饰一样,这些零部件流入下一道工序——焊接——之前,需要对毛边、粉刺、铁锈等进行打磨、剔除、除锈,不让不良品出门。

张哲端在顶盖冲压机前观看许久。工人师傅们将剪裁好的钢板用叉车运送过来,通过传送带送到指定位置,四个角落的工人一摁按钮,“嘭”地一声,冲压机俯冲而下,又迅速抬起,一个有模有样的汽车配件就完成了。前后不到5秒钟!

张哲端听压机四角的工人不停地喊“耶”,就问小王:“这什么意思?”

“工人师傅在喊口令,喊声一致才能摁启动按钮,而且四个人必须同时按下,否则压机不会压下。这种相互制衡的设计,是出于安全考虑,不然的话,这还了得?鬼才知道要发生多少伤亡事故!你想想,压机几千吨呢,可不是闹着玩的。压钢材如和稀泥,更别说人。”

原来如此。

在车间绿色通道旁,竖着很多个白板,上面贴着各式各样的图标。

有操作规程、有安全要领,有考勤记录,有考评分数,有轮岗情况,有改善提案,有培训纪要,有奖惩公告,有公司制度,有5S通报……张哲端如获珍宝,一样一样地仔细阅读、学习,并把重要的内容记在笔记本上。说实话,眼前活生生的山田管理,是他在书本上根本见不到的。

张哲端感觉一步步走进神秘莫测、博大精深的山田管理。

日企管理心得中国企业学海尔,日本企业学丰田。在日企,丰田生产方式(TPS)随处可见,安东、均衡生产、安全生产、Just in time、看板管理、5S、持续改善,等等。丰田生产方式可谓全球制造业推崇的典范。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