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24章 都是越级汇报惹G祸

第24章 都是越级汇报惹G祸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因为有大江五四郎带头讲课,加上邱晓课长上下左右协调,系长研修如期顺利进行。邱晓原谅了张哲端,告诫他说:“公司人际关系复杂,以后多注意就是了。”

感激之余,张哲端更加小心翼翼。

东方振中依旧和颜悦色、客客气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东方总经理是真没事还是装着没事?张哲端知道他城府很深,他会不会暗中给自己使绊子,给自己小鞋穿呢?张哲端心思变得细腻起来。稍有闲暇,他就扪心自问:“我是不是自觉不自觉地变成亲日派了?”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错,他是佩服大江五四郎,但他也佩服曾太乙呀,佩服大江并不意味着就亲日了。他也讨厌日本人,譬如中村。

张哲端宽慰自己:本次错误的发生,纯属一时糊涂。

对于日本人,他认为应该一分为二地看:日本侵略过中国,中国人民憎恨他们,是应该的。中国人恨日本人,是恨那些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恨那些不承认侵略战争的日本极端民族主义者,而不是普通老百姓。日本普通百姓多数是善良的。现在中日合资,应该理智对待,抛弃前嫌、求同存异。

或许,对东方振中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操控公司的话语权,如何在气势上不输给对方,甚至是胜过对方。在这点上,张哲端钦佩曾太乙。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果整个民族汽车工业发展不起来,你希望操控公司的话语权,现实吗?资金、技术、品牌、管理都在日本人手里,你拿什么来操控?两千多年前,越王勾践为了战胜吴国,卧薪尝胆、强政励治。现在,要打败日本,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放下架子卧薪尝胆一次呢?

张哲端多少有些反感东方振中。再见到他,心里疙疙瘩瘩的,莫名地感到紧张。张哲端自我安慰:“你紧张干吗?有什么值得紧张的呢?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心事想多了,如同墙上的钟摆,一旦上了发条走起来,就没办法停下了。张哲端心里无端地生出恐惧来,生怕又忽略了某个环节,让东方振中抓住把柄,横加批斗。到后来,只要见东方总经理远远走来,他就惶惶然躲开,尽量不打照面。

张哲端心理出问题了。

这个问题最直接地反应在睡眠上。他夜里时不时被噩梦惊醒,不是梦见被邱晓追杀,就是梦见被东方振中奚落、臭骂……张哲端变得苦闷、烦躁,动不动就发火骂人。姑娘们战战兢兢,如躲瘟神一样躲着他。可偏偏有人不躲,不但不躲还故意找茬似的跟他顶嘴,这牛人是谁呀?张燕飞嘛,这个美丽的小妖精!

这天,办公室就张哲端和张燕飞两个人。

张哲端莫名地郁闷起来。张燕飞凑过来,没大没小地拍了他一下。

“嗨,我叫你呢,发什么呆呀。”他头也没回,举手一挥,嘟哝道:“走远点,我烦着啦,别自找没趣。”“烦什么烦呀,一个大男人,一点小事就愁成这样,不但该挨骂,你更该挨抽!”

这家伙居然教训起领导来了,简直是反了!

张哲端正愁无处宣泄呢。他双手叉腰,对张燕飞一阵大吼:“你管得着吗?一个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什么懂?”

张燕飞没被他吓着,也双手叉腰、怒目而视。“我不懂你懂,你懂个屁!多大个事呀,至于这样吗?还研究生呢,还领导呢,不是我说你,你情商太低。整天像个娘们儿似的,愁呀苦呀,我都替你害臊!”

张燕飞扭着小屁股走了,把张哲端晾在半空悬着,心中的气焰,霎时间瘪了。

恰在这时候,刘教授来电话了,让他周六去他办公室。

“刘老师,你比我亲爹还亲呢。我正想找你唠叨呢,你竟找上门来了。你真是王母娘娘给我派来的神仙,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总会出现在我面前。”张哲端激动得自言自语。

星期六,太阳还没有热起来,知了早已在枝头聒噪了。

张哲端早早起床,简单对付了早餐,急急赶到了东川大学。他太迫切见到导师了。说实话,在人地两疏的东川市,要是没有导师指点,他真不知道还会遭遇什么样的磨难。一次艳照门事件已经够让他受的了,他不想再有第二次。张哲端以前不相信有“贵人相助”一说,以为只要自己努力,没有做不成的事。现在他明白了,一个人要成功,除了勤奋和机遇,贵人也是不可或缺的——刘教授就是他的贵人!

张哲端在工商管理大楼前踱步等待。周末的校园,因知了的聒噪愈加显得安静,进出大楼的人不多,草坪上、树林间或坐或蹲着几个晨读的学生。

终于,刘教授骑着四成新的自行车来了。张哲端冲上去,抓住自行车把,迫不及待要把心中的苦水倾倒出来,生怕因什么事情被导师给撂到一边了。

刘教授下车来,停放好车,和颜悦色地边走边听。

进了院长办公室,刘教授欲倒水,被张哲端拦住了。他将导师拉过来,按在沙发上,静静地说给教授听。刘教授笑起来,拍了拍他的手,站起来说:“你怎么变得如此谨小慎微起来,你以前可不这样呀。”

张哲端倒了一杯水,递到导师手里,一脸苦笑。“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都是越级汇报惹的祸!”

刘教授揭了茶盖,放在茶几上凉着,笑眯眯地看着张哲端。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想多了。从心理学角度说,你这叫自我强迫症。这是一种神经性疾病。用专业的话讲,有意识地自我强迫和有意识地自我反强迫同时存在,明知强迫症状的持续存在毫无意义且不合理,却不能克制它反复出现,越是试图努力抵制,反而越感到紧张和痛苦。”

“哎呀,就是这样,老师你说得太对了。”张哲端兴奋得直拍大腿。

刘教授食指有节奏地敲着茶几,不急不缓地说:

“你这段时间的焦虑,跟你的经历有关系。被学校处分这事,给你打击很大,心里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逝而消弭,你潜意识里还活在自责、愧疚、羞辱与不安之中。你上次来给我道歉我就看出来了。因为这个处分,你吃过不少苦,受了很多罪,你不说我也知道。

好不容易得到这份满意的工作,你内心是非常珍惜的,不愿意轻易失去它,对吧?东方总经理是公司总经理,他对你不满,你潜意识里觉得工作将会受到威胁。你的上司高课长就是因为得罪东方总经理而被迫辞职的,你担心受到打击报复,再次失业回到穷困潦倒、四处求职的境况中去。你的现任上司说原谅你,但你心底还是不踏实,这种担心让你产生了不安全感。你越珍惜这份工作,就越担心它会失去,你就越是不自觉地强加给自己紧张感……”

张哲端茅塞顿开。

“老师你说得没错,我不愿意失去这份工作。我刚刚步入事业正轨,正准备大展身手呢,而且山田管理是我梦寐以求想学习的,我怎么能让到手的肥肉飞了呢?”

刘教授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他着急。“我该怎么办,老师?”

刘教授没有理张哲端,依然说话不紧不慢:“你想想,你会失去这份工作吗?其实,你稍稍动下脑子就会发现,不会的。为什么呢?”

因为你是人事培训系长呀。再怎么说,人事培训系长也是人事课的核心人才吧,东方总经理能炒掉你吗?他凭什么炒你?没那么容易的。

就算东方振中要炒你,曾太乙也不会同意。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他总得有信得过的人帮他做事呀,是不是?退一万步说,就算曾太乙同意,邱晓也不一定答应。他刚提拔,难道不想有个得力的助手来协助他?

“所以呀,没有人会炒你鱿鱼的,那你紧张干吗?这都是你自己在吓唬自己,知道吗?就算你最后不得不离开山田公司,又怎样呢?

难道说你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不会的,你放心好了,会有好多优秀企业争着抢你,你不信?”

“谁会要我呀?”张哲端不满导师也拿自己开玩笑,“老师你什么时候学着开玩笑了?”

刘教授笑了,笑得很爽朗。

“开玩笑?张哲端,老师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你是搞人事的,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些年,怎么没弄清楚这个社会呀?这个社会看重的是什么?是经历,是经验,是学历。不论你说这个社会是浅薄也好,是势利也好,是浮躁也好,总之事实就是这样的。你现在是世界500强企业山田汽车公司的人事培训系长,加之马上就要拿到人力资源管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

“我马上就会拿到学位了?”

张哲端忽然意识到毕业论文答辩过去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忙着系长研修和胡思乱想,他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是呀,你答辩得非常好,五个评委都给了你不错的分数。”

“是吗?多亏导师您,要不然我哪有今天?”张哲端说的都是实话。

刘教授领受了张哲端的感谢,得意地说:“7月份取得文凭、学位,你还愁不是人才市场的香饽饽?”

“我成了人才市场的香饽饽!”

虚荣心升腾起来,满脑子的阳光,张哲端腰板挺得直直的,昂起头、眼睛直视,感觉从来没这么自信过。

刘教授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说嘛,最坏的结果都不怕,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当然,要是能再坚持它两三年就更好了,你对山田管理了解会更深更多,积累的经验也更丰富……”

“好,我听老师的。”

放下了心理包袱,张哲端又变得激情满怀,对未来、对自己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日企管理心得

在等级森严的日企工作,切记按流程做事。自作聪明地越级请示、汇报是大忌。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