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27章 再见成璐

第27章 再见成璐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夏至日,风和日丽。

天刚亮,太阳就红红火火地升起来,挂在天边,笑逐颜开地问候所有世间凡人。张哲端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他回西川大学参加研究生毕业典礼来了。他是昨晚回来的,就住在学校旁边的小旅馆,为的是今天能早一点到校,利用毕业典礼开始之前的时间,再多看几眼熟悉的校园。张哲端知道,一旦毕了业,再回母校的机会就少之又少了。

第一教学楼、楼前的小花园、行政大楼、体育馆、露天足球场、图书馆、第三食堂、宿舍A区、青年教师公寓、教师家属区、宽阔的IT大道、经济学院教学楼、建筑学院教学楼、外教中心……一栋栋熟悉的建筑,一条条熟悉的街道,一片片亲切的草坪,张哲端孑然一人走在校园里,悲喜交加、感慨万千。

悲的是他即将离开这个留给他太多深刻记忆的所在。他曾经恨它怕它但又爱它。今日一别,美好的和不美好的都统统一笔勾销了。然而,今天又是他一生中难得的好日子。他梦寐以求的不就是取得毕业文凭吗?这一天日历翻过去,他就跨入中高级人才行列,成为社会精英了。他怎能不欢喜呢?

这个社会真是不可思议啊!一张薄薄的学位证书能说明什么呢?

能说明他有知识有能力?未必。但是,有它和无它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际遇。同凡夫俗子没有什么两样,这个社会也以貌取人、以点代面,太浅薄、太势利了!然而,现实如此,有什么办法呢?在强大的社会潮流面前,一个单个的个体显得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呀!

张哲端在校园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工商管理大楼时,学弟学妹们已经开始忙着穿学位服了。

张哲端在许多地方见过学位服,也见许多人穿过,感觉非常庄重、严肃。他好奇地举着学位服左看看右瞧瞧,硕士研究生的学位服整体呈蓝色,唯有领口镶边粉红,拿在手里滑滑的,感觉很熨帖,如小孩子的皮肤。他学着学弟学妹,将衣服从头套进,天啦!这学位服大得太夸张了,里面容纳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张哲端左手拉拉右手拉拉,感觉怪怪的。尽管如此,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学弟递给张哲端一顶硕士帽。硕士帽是四方形,黑色,边上有一条七八厘米长、形状似麦穗的东西,深蓝色,学弟叫它流苏。这东西拿来干么?他不知道,也没好意思问。他将帽子戴在头上,流苏在眼前晃来晃去,随便一捋,流苏就飞到头顶上去了。一个学妹告诉他:

“流苏不能随便乱放的。”

张哲端于是将其放下了,转动帽子,把流苏转到后脑勺去了。“这样该行了吧?”

“不对不对,我来帮你吧。”学妹见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强忍着笑,过来将他的帽子转了个方向,把流苏转到右边。“师兄,流苏应该在右边。待会儿上台领学位证书时,卢院长会用一根小棍将它轻轻拨到左边,就表示你毕业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呀!”张哲端心里好笑,还以为这流苏是个没用的玩意儿呢。他看了看四周,果然大家的流苏都在右边。

收拾妥当,张哲端向学妹要了一个小圆镜照照。穿着学位服、戴着学位帽,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往镜子里一瞧,差点没认出自己来。天,镜子里的人是他吗?很有学者范儿嘛,多有文化、多自信、多得意呀。

张哲端一番心潮澎湃。为着这身衣服,他苦苦奋斗了5年。5年,多少个日日夜夜!要是成璐今天在这里就好了。她如果见到他今天的样子,一定会开心得不得了的。可惜成璐不在,而且这身衣帽下午就得还回研究生院,要是让他一直保留着该有多好!

正在张哲端唏嘘不已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学妹喊了一声:“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今天迟到可不好。”于是,大家说说笑笑往体育馆走。沿途是络绎不绝、三五成群、穿着同样服装只是色彩有所差异的年轻学子。张哲端感觉仿若走在两三千年前的春秋时期,一帮莘莘学子正赶着去听孔子讲课呢。

步入体育馆,张哲端感觉身子突然间飘起来,云里雾里,坐飞机似的。耳边哄地一声响,就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学弟学妹在身旁叽叽咕咕说什么,主席台上研究生院领导在讲什么,他能看见他们的嘴在动,却一句话也没有听到。再后来,他不由自主地飘过人群,飘往主席台,来到一位研究生院领导面前,接过红彤彤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领导微笑着跟他说话跟他握手,他就听到自己在不停地表示感谢。然后,他飘到卢院长面前,卢院长举起一根小棍,轻盈地将流苏拨到左边,握着他的手说:“孩子,祝贺你,你毕业了。未来的路还很漫长,还需要继续加油!”

短短一句话,字字铿锵有力,宛若炸雷一般,张哲端竟然听得清清楚楚。他握着卢院长的手,热泪盈眶。“院长,你放心,学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毕业典礼结束,张哲端还飘在云端。

跟着学弟学妹飘回教学楼,然后拜谢老师,然后照相、留言、寒暄,再然后握手道别,张哲端昏昏沉沉地飘出校园,上了一辆公交车。

车子启动的刹那,一股强风扑面而来,他顿然清醒了。这是一辆开往西川外语学院的公交车。原来,冥冥中他是想着去见心爱的成璐呢。

想到成璐,他兴奋起来,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喂——”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眼泪就如钱塘江的潮水,一波一波地冲涌而来,阻也阻挡不了。“亲爱的,你在哪里?我想见你!现在!马上!”

“你过来吧,我在学校大门口等你。”成璐在电话里笑得很欢。难道成璐知道他在西川?张哲端感觉奇怪,成璐怎么就不问他在哪里?

她让他过去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呢?他没有追问,等他出现在西川外语学院校门口就什么都清楚了。成璐会真的在校门口等他?如果是,岂不就太神奇!

成璐身穿一件红色连衣裙,果真站在西川外语学院大门处。她的身后是霞光万道。天啦,这哪是成璐,分明就是观世音菩萨呀!张哲端从没见过成璐如此漂亮、迷人。成璐不就是他心中的观世音菩萨吗?没有她的日子,那算什么日子?

“成璐——”张哲端激动地冲上去,欲拥抱成璐,被成璐制止了。“哎哎,干啥干啥?规矩点,不听话我走了。”

哦,成璐不再是他女友了。他被赶出门,成了爱情的弃儿。张哲端收回手臂,脸红了,尴尬地搓着手,嘿嘿地笑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激动什么呀?”成璐偏着头朝张哲端怪笑。

“没想到你真的就在大门处等我,你怎么知道我当真要来见你?”

张哲端奇怪地问成璐。成璐抿嘴一笑:“这个嘛,我不告诉你,反正我就知道。”

张哲端嘿嘿直笑:“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呀!”

“我们有缘吗?有缘怎么会分手呢?”成璐盯着张哲端,张哲端羞愧地低下头:“过去的事你就别提了,好不好?”

成璐听了,脸变戏法似的笑起来:“好好好,不提就不提,戳到某人的伤疤了是不是?那好,你说吧,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今天毕业了。”张哲端眉飞色舞,说完从电脑包中掏出毕业证和学位证给成璐看。成璐脸上绽开出一朵灿烂的月季来。月季花开得多灿烂、多醉人呀。

“是吗?太好了!走,我请你吃饭,给你庆贺庆贺。”

“看着你,我就不饿了。”都说爱情中的男人聪明,果不其然。

“又来了,再贫嘴,我不理你啰?”成璐屁股一扭,装着生气的样子转身而去。张哲端慌忙追了上去,成璐瞪了他一眼。“张哲端,你反反复复这样,就没意思了。”

张哲端点头,脸窘得通红。成璐见状,“扑哧”一声笑起来。“哈,看不出张系长会害羞呀?”说着把手送给他。张哲端一把抓过来握着。

成璐手心的温热立即暖遍了全身。他笑了,笑得跟孩子似的天真烂漫,这样子活该让成璐骂:“瞧你那熊样,没见过女孩子似的。至于吗?

我又不是七仙女。”

“你比七仙女还七仙女。”张哲端突然发现这张嘴越来越会说话了,而且居然还会像女孩子似的发嗲了。

“去,少来这套。”成璐压抑住笑,用肘顶了张哲端一下。

荤荤素素的一顿家常菜,张哲端吃得特别香甜,破纪录地吞了三大碗饭。吃过饭,路过一家新开的茶楼,张哲端提议去喝茶。聊天中,张哲端告诉成璐:“前段时间,我在东川撞见李伊利了,哼,这个婊子养的,让她给跑了。”

“这个贱女人,真该下地狱!”听到成璐的骂声,张哲端更加憎恨李伊利了。“李伊利,她可别让我逮着,否则我让她不得好死。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狠毒的女人,她有什么资格存活在地球上!”

成璐笑了,说:“就你这样的人才配活在地球上?你呀,说话还像个孩子,幼稚得可笑……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算了,没必要找这种闲气怄。要是伤了身子,可不值得。”

“算了?这事能算了?她害得我好惨,还有你……不,不能便宜这个婊子了。”张哲端咬牙切齿。

“不算了,你还想咋的?难道以牙还牙,也给她拍几张****贴到网上去?”成璐说着自顾自咯咯咯地笑个没完。“哎哟,笑死我了,说出去都羞死人。”

笑完了,安静下来,成璐表情严肃地嘱咐道:

“这事到此为止。嘴上说说可以,别当真,听到没?你我都刚到新单位,应该把精力多放在工作上,那才是正事儿。冤冤相报何时了,生活不是武打片,没必要非得争个你死我活,你说是不是?”

张哲端被成璐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里的恶气顿时消了大半,勉强答应道:“那好吧,我听你的。”

职场常青秘诀

在外企工作,要想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取得一个较高的文凭,往往事半功倍。职场同俗人没有两样,也以貌取人、趋炎附势。

职场中人要学会宽容。工作中磕磕碰碰的事常有。如果凡事耿耿于怀、睚眦必报,自己活得累不说,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