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19章 人事课没有用人权(1)

第19章 人事课没有用人权(1)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是炸弹终究会爆,只是不知道何时爆,或许今年或许明年,又或许明天甚至今晚,谁知道呢?可以想象,一旦秘密外泄,真相大白于天下,大江五四郎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他这个板凳还没坐热的系长就只好下课了。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他不做替死鬼谁做?难道会是曾太乙、高婷婷?

张哲端内心很矛盾。

然而,他发现高婷婷、施予并不像自己那样忧心忡忡,整天乐呵乐呵的。他私下问张燕飞:“你不担心吗?那个老厂推荐人的事。”

张燕飞愣了他一眼,说:“你没发烧吧?你担心什么?有什么值得担心的?要担心也轮不到你我担心呀。天底下高个子多的是,天塌下来有人顶着。”

张哲端苦笑,难道自己太多虑了?张燕飞说得没错,就算东窗事发,受冲击的凭什么就非得是他?这些人都是他任系长之前推荐进来的。就算受冲击,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高婷婷、施予,甚至制造中心的夏克明。

如此想来,张哲端坦然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春节都没有闻到异样的气息,张哲端放下心来,开始忙他的毕业论文了。这篇本该去年答辩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他写了半年,修改了五六遍。前段时间,他将稿子交给导师审查,刘教授阅后提了很多意见。他得抓紧了,必须赶在4月前完稿,否则就来不及了。

三月中旬,工会组织员工春游。因人太多,员工分三批去五个地方踏青。

春天,万物复苏,阳光灿烂,桃花、梨花、油菜花,漫山遍野;花粉、花香、花蝴蝶,缱绻柔情。春天,是动物发情的季节。

春游归来,总装课的操作工廖凡就精神失常了。大家戏称他是“花痴”。

张哲端认识廖凡。这个长相乖巧斯文、性格孤僻的男孩,到山田公司工作不到半年,怎么就“花痴”了呢?原来,廖凡喜欢上同系的一个姓王名倩倩的女工。张哲端听过不下十个人跟他提起过王倩倩,说此女如何妖艳如何勾魂摄魄。他专门到车间见过王倩倩: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嘴,细腰肢,脸盘子并不怎么漂亮,身子也不高挑,但有三个让男孩倾心的地方:大眼睛、******和高耸的胸脯。

王倩倩平时大大咧咧,喜欢跟男孩混。今天晚上和这个去喝酒聊天看电影,明儿周末跟那个去爬山暴走打网球。上班也不闲着,一会儿逗逗张三,一会儿拍拍李四。高兴了,嘎嘎直乐。有王倩倩在的地方,就少不了男青工;有王倩倩在的地方,就少不了嬉闹声。

不用说,喜欢王倩倩的男孩子不在少数。

廖凡是其中一个,也是最不善于表达的一个。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着王倩倩与男孩打闹,心里五味杂陈。久而久之,他喜欢上了这个仙女般的女孩,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廖凡暗恋王倩倩这事,是在一次师兄弟喝酒的时候,他无意中说漏的嘴。同班组的师兄弟们觉得可笑,人家王倩倩怎么会瞧得上这个闷骚男呢?于是,有事没事就拿廖凡开玩笑,见着王倩倩经过大家就起哄喊“廖凡廖凡,你的仙女儿来了”。

廖凡也不否认对王倩倩的痴迷,有时还很享受大家对他的玩笑。王倩倩呢,知道廖凡迷恋她,时不时地故意从他身边经过,扭扭腰肢啦,抛个媚眼呀,甩个飞吻呀,摸摸他的下巴呀,撞撞他的屁股啦,有意无意抚弄下胸脯啦,诸如此类,挑逗得廖凡神魂颠倒,如痴如迷,想入非非。

本来非常乖巧的一个男孩,一两个月下来就弄得痴痴傻傻、神情恍惚。

总装课到桃花沟春游,廖凡偷摘了一支桃花送王倩倩。一群男女见状,蜂拥而来,闹廖凡和王倩倩的“洞房”。他们把廖凡和王倩倩推搡在一起,又是接吻又是拥抱又是拜堂,最后把王倩倩压在廖凡身上,笑闹“明年今天廖凡就是孩儿他爹了”。

大家闹过笑过就完了,但廖凡没有。他当真了,幻想着真的跟王倩倩结婚了。一觉醒来,就吵着要找王倩倩,上班后到处找王倩倩,“你见着我老婆了吗?”工友们以为廖凡在开玩笑,跟着起哄:“你老婆跟人跑了,不回来了。”廖凡哭喊着王倩倩的名字在车间里到处找。

王倩倩躲起来,他就在车间大吵大闹。师兄弟们感觉不妙,立即打电话找厂医,报告人事课。

张哲端接到高课长的电话,匆匆赶到车间,远远地就听见廖凡对着总装课井上课长大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井上课长气得直吹胡子,几个系长和工程师在安慰廖凡。

井上课长见张哲端走来,招招手说道:“廖凡脑子坏了,赶紧送医院吧。”廖凡挣脱系长和工程师,跑过来抓扯张哲端。

“我要王倩倩,我要我老婆!你把我老婆藏哪里了?把她给我叫出来。我要我老婆!你们凭什么把她藏起来不让我见?凭什么?啊——”

井上课长无奈何地摊摊手,直摇头。张哲端立即打电话让行政课安排车辆,然后安慰廖凡说:“我马上带你去见王倩倩,好不好?你这样吵吵闹闹的,王倩倩可不喜欢哟。你别再闹了,王倩倩一会儿就出来了。”

廖凡安静下来,扭着张哲端要王倩倩。厂医来了,车也安排好了。

张哲端对廖凡说:“走,我带你去见王倩倩,不准再闹,好不好?”

廖凡高兴了,不停点头。

张哲端、厂医、廖凡的师傅,路上捎上李三七,一起往市精神病医院奔去。

路上,廖凡不断打听“王倩倩呢,王倩倩呢”,张哲端安慰他“快了快了”,然后故意岔开话问他在学校时喜欢看些什么书。廖凡像个天真的小孩,偏着头,眨巴着双眼,说他在学校时特别喜欢历史作品,譬如《三国演义》、《万历十五年》、《长征》、《伪满洲国》。他说他憎恨日本人,是日本人侵占了东三省,是日本人杀死了赵一曼张自忠左权杨靖宇,是日本人屠杀了成千上万中国人。本来他不愿来东川山田的,是他父亲逼着他来的,说:“山田公司,世界500强,你一个职高生,上哪找这么好的企业呀?”

廖凡说得很平静,头脑非常清醒,不像一个脑子坏了的男孩。他说,报名要进东川山田公司的人太多了,他爸托了好些关系才见着农汽厂毛处长。毛处长让他交了1000元的推荐费,填写一张表就说可以了。他来公司见着的第一个女孩就是王倩倩。

“王倩倩多么迷人呀。”廖凡说起王倩倩,两眼发光。

这样一个单纯、痴情的孩子,张哲端真不忍心把他丢在精神病医院。可没有办法,廖凡被查实患了精神分裂症,必须住院治疗。离开时,廖凡还满脸笑容地冲张哲端挥手再见,因为后者向他许诺:“稍等几分钟,吃过午饭,只要你不哭不闹,王倩倩就会来到你身边的。”

张哲端两眼酸涩,老天真是会作弄人呀。

第二天,张哲端开完晨会就有个面试。

刚送走应聘者,课长高婷婷电话就来了,说廖凡父亲跑到装配线来了,吵着闹着要见王倩倩,还说王倩倩是个狐狸精,勾引廖凡,把廖凡弄得神魂颠倒、疯疯癫癫的。

“我现在走不开,你先去,我很快就过去。”高课长最后说。

张哲端赶到总装工序,就见几个男青工——后来听说也是王倩倩的追随者——对廖凡父亲冷嘲热讽:“廖凡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拿镜子照照。你儿子不懂,难道你活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懂?”“廖凡是单相思,想女人想疯了,关人家王倩倩什么事?两情相悦,一个巴掌咋拍得响,是不是?”“哎哟,养个这样的儿子,脸都丢尽了,是我的话早跳河自尽了,还好意思跑到公司来闹,老不知耻!”“有这工夫,还不如赶紧回家,给你儿子找个小寡妇呀坐台小姐呀什么的,你儿是闷骚,找个女人睡两觉就没事儿了。”廖凡父亲又羞又气,站在装配车间门口蹬脚。“我真他妈的老糊涂了,怎么非要把儿子送到这样的地方!你们这帮畜生!你们还有良心没有?”

装配A系系长任平原,也急匆匆赶来了。他把几个男青工撵走了。

没走多远,一个小青年一句“不要脸的老东西”被风带到廖凡父亲耳里,老人推开任平原,骂了句“你个狗娘养的东西”,就朝小青年冲了上去。小青年趔趄一下,差点摔倒,转过身,骂骂咧咧冲上来,对着廖凡父亲啪啪就是两巴掌。

张哲端和任平原赶紧上前劝架。廖凡父亲乱抓乱扯,但他岂是年轻人的对手,两三下就又败下阵来,倒在地上,一声长一声短地大喊:

“打死人啦,打死人啦,日本鬼子汉奸卖国贼打人啦,还有没有王法?

救命啊——”

线上忙碌的工人听到叫喊,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或立脚观望,或跑来围观。

廖凡父亲见状,更是舞手又蹬脚。“哎哟哎哟”地喊得更大声了。

有敬业的组长师傅们在流水线上高喊:“产线走不动啦,活堆起了,赶快赶快!”然而,没人理他们。无奈之下,组长只好拉动“安东”,应急灯不停闪动,车间里铃声警笛齐鸣,响成一片。办公室、会议室里的工程师、管理者纷纷涌出,部分胆小的工人开始回撤。

“回工位,回工位!”大江五四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现场,大吼一声,围观的员工成鸟兽散。他不认识廖凡父亲,以为是公司员工,跟人打架不说还倒在地上撒泼,就厉声吼道:“给我站起来!这个样子简直有损公司形象。有问题可以找工会找人事课。年纪一大把,倒在地上又哭又闹,像个三岁小孩,岂不让人笑话。赶紧起来!”

廖凡父亲一见身边站着个日本人,吓着了,没敢哭闹,规规矩矩站起身来。有懂日语的工程师叽里呱啦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大江五四郎慌忙上前,扶着廖凡父亲到会议室休息,“哎呀,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时候,中村雅弘、曾太乙、夏克明、高婷婷纷纷赶到现场来了。

高婷婷、张哲端和任平原领着几个闹事的青工到隔壁会议室。很快查明,打人者叫饶凯,一个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男孩。从形象气质看,饶凯怎么也不像个莽莽撞撞、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