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46章 我心永恒

第46章 我心永恒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张哲端猛然醒来。成璐斜靠在床头,头捂得只剩两个眼睛在外边,戴着棉手套的一双小手娴熟地编织围巾,嘴里低低地哼唱辛晓琪的《味道》:

“……想念你的笑,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你醒了?”成璐瞟张哲端一眼,头也没抬,嘴角一咧,笑了。“睡得好吗?你怎么趴在床边就睡呀?房间里不是有两张空床吗?感冒了可不好,你还要出差呢。”

张哲端搓了搓眼,伸伸脖子、弯弯腰,欲起身,披在身上的衣物哗然落地,慌忙拾起,原来是成璐的大衣。

“我这国防身体,你觉得会感冒吗?笑话,别说一个晚上,就是十个晚上也不会有事儿。”

成璐听了,呵呵地笑。

“别贫嘴了,就你那身子,我还不清楚?上床来躺会儿吧,天还早,一时半会儿不会亮,别冻坏了。”

“我没事,真的,我骗你干么?我这样坐挺好的,你织你的围巾吧。”张哲端做了一个深呼吸,摆摆手,重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成璐放下手中一直没停的针线活,用勾魂的眼光望着张哲端,身体往一边挪了挪。“就差几针了,来吧,上床躺会儿。”

张哲端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

“上来嘛,又不是第一次跟我躺一起,还害羞呢,你以为你很清纯呀?狗屁!”成璐偷笑着白了张哲端一眼。张哲端还在犹豫,成璐虎下脸,吼道:“别给脸不要脸!”

张哲端只好遵命,脱掉外衣外裤,侧身在成璐身旁躺下来。

“这就对了嘛。”成璐笑了,撇过头,用手拉过被子给张哲端盖上,捏捏,抚摸着张哲端的脸颊柔声低语道:“你想不想来?”

“来什么呀?”张哲端扬起头。只见成璐一双迷离的眼睛期盼地盯着他,近在咫尺,里面有东西在涌动。他扑哧一声笑起来,“你在想些什么呀?”

“我就想了,咋的?我又不是木头,就是木头也有春天发芽长叶子的时候,是不是?”

成璐眼里涌动的东西越来越近,眼看就飞出来了。张哲端紧张起来,搂着成璐的腰拍了拍,安慰道:“现在恐怕不好吧,你正病着呢,等你病痊愈了我天天陪你玩到WIGH。”

成璐摇着张哲端的头,撒娇道:“我不,我现在就想要。你不知道,我这病呀,是见爱死。瞧,你一来,它就吓得慌慌张张跑了。你看我,像是患癌症的人吗?快来吧,抓紧点,天很快要亮了。”

张哲端在成璐的引导下进入一条黑暗、幽深的小径。

他紧张、不安、小心翼翼,却又懵懵懂懂,东撞一下西撞一下。

成璐闭着眼,神态安详、陶醉,时不时地用语言用身体用嘴唇用手指宽慰他教导他。他很快适应了黑暗,牵着成璐的双手向前冲。成璐的病体受不了大颠大簸,他再清楚不过了,于是走走停停,时而小跑时而快走,时而云中漫步,时而快马由缰。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成璐却满脸不高兴,“这样跑,什么时候能到达终点呀?”

成璐甩开张哲端,独自快步向前冲去。张哲端紧跟在后面,心悬在半空。“不要跑,慢点好不好?你身体弱,吃不消。”然而,成璐没理睬他,冲锋在前,不管不顾。成璐从小径跑上大道,速度越跑越快,动作越来越大。

“加油,亲爱的,追上我——”成璐累得不行了。心脏怦怦直跳,呼吸急促,身子东摇西晃。她将双手交回给张哲端。“你来带我冲吧,冲冲冲——曙光已现,终点就在前方。”

“豁出去了,让我助你一臂之力,迈向幸福的巅峰。”张哲端抓过接力棒,领着成璐飞奔。前方的路,越跑越宽,越跑越明亮,张哲端听到胜利的锣鼓声、鞭炮声。突然,被子滑落到床下,张哲端停住了。

成璐高声阻止他:“别管它了,继续!加油!终点马上就到了。”

“呕——”在到达终点的瞬间,成璐抑制不住成功的喜悦大声欢呼起来。张哲端瘫倒在床上,热汗津津。“怎么样?够WIGH吧,满意吗?”成璐累得说不出话来,但是从如花般绽放的脸上看,她是甜蜜的、幸福的。

张哲端拉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等你病好了,我天天让你WIGH到天。”张哲端用被子裹紧成璐,搂住她的香肩低声说道。成璐喘息着捶了他一拳头,“还不晓得是谁天天WIGH到天呢。”张哲端吻了成璐一口,揪了下她的鼻子,笑道:

“都WIGH。”

“可是我就要死了,这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WIGH了。”成璐紧紧搂着张哲端嘟囔道。张哲端侧过身,捂住成璐的嘴。“瞧你这张乌鸦嘴,都说些什么呀。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治不了?好生睡觉,别东想西想的。”

“啊切——”成璐打了个喷嚏。张哲端吓得不得了,把成璐抱得更紧了。“瞧你,叫你别来你不听,可别感冒了。”

成璐抽抽鼻子,笑道:“没事的,就是死了也值得。”

“又来了,真是混蛋!”张哲端不高兴,成璐立即改口:“Sorry,sorry,我不说了。”

“不要说话,再睡会儿吧。”张哲端轻拍成璐肩膀,成璐果然听话,枕着张哲端的手臂睡去,慢慢地呼吸均匀了。张哲端轻轻地把成璐的头放到枕头上,抽出手来,满手掌的泪水。

轻手轻脚起床来,穿上衣裤,坐在床边,捧起成璐的瘦骨嶙峋的手在脸上摩挲,嘴里低低地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唱着唱着,张哲端心潮澎湃。

去东川工作两年,忙着学习山田管理,忙着推行人事改革,忙着周旋于中日干部之间,而他心爱的女人饱受病魔的煎熬、孤独的洗礼,他为的是什么呢?没了成璐,学再多的山田管理挣再多的钞票,有何用?

明白这一切,张哲端决定辞职。他计划北京出差归来,交接完工作就回西川。他要陪成璐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天亮了,成璐依旧呼呼直睡,满脸的甜蜜、幸福。

八点钟,主治医生来查房,成璐还在睡。张哲端欲叫醒她,被医生拦住了。“她难得睡这么香甜,让她睡吧,睡到自然醒最好。”

八点半,成璐母亲提着熬好的中药过来,成璐没醒。

九点钟,张哲端在医院食堂吃了早餐,热好剩余的莲子汤回医院,成璐仍在睡。“成璐睡得真香呀。”他对老太太说。老太太叹息了几声,说道:“可怜的闺女,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这样病?唉,隔三岔五化疗,大把大把地吃药,经常是疼得夜不能眠饭不能咽,从来没见过她哪天睡得这么香甜。”

十点钟,成璐还在睡梦中,嘴角带笑,张哲端却要离开了。他不忍心叫醒成璐,也不忍见到她悲戚的眼神。他给成璐留下一封短信:

亲爱的:

我的航班是中午12点,我不得不与你暂时分别了。我给你留了5万元钱,存折和密码都放在你枕头下,该用就用别心疼。

你要听话,安安心心地养病,等我回来。我在北京开完会,就立马回西川。我带你去拍婚纱照。我昨天就告诉你了,我要娶你回家,做我的新娘。你不能后悔哟。

我想好了,等安排好这些,我就辞职回西川,天天守着你。我要看着你一天天好起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明年,对,就明年,等你身体好了,我计划要个孩子,你同意吗?最好生个女儿,女儿长大了可以照顾你。男孩太粗心了,就像我,一点儿用都没有。

我这次出差时间很短,就一天,明晚就回来,等着我,好吗?

亲爱的,我们明晚再见。

十点半,张哲端恋恋不舍地吻别熟睡中的成璐,同时带走了成璐给他编织的围巾。

步入飞机的刹那,他回头望去,满眼是揪心欲哭的天。找到座位,系好安全带,无心看书读报,关了手机,蜷成一团,闭眼就睡。

迷迷糊糊中,张哲端看见成璐醒来。她在病房里没有找到他,拍打着翅膀,哭喊着向天上飞去,声音在空中萦绕,凄婉而焦急。在空中找寻良久,依旧没见到他。她绝望了,昏死过去,身体如鹅毛般飘飞。是菩萨伸手接住了她,把她放在鹊桥上。

成璐洁白如玉,低眉袖手,孤零零地在桥上左顾右盼。桥上桥下,云雾迷茫,烟波浩渺,这不是鹊桥相会的地方吗?

一个男子头戴娥冠,身披霞光,驾仙鹤而来,坐到成璐身边。天啦,这不就是他吗?他怎么成了这样一个男子了?成璐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不笑不语,泪水哗哗地淌。他伸手一揽,成璐飘过去,坐在他腿上,头倚靠着他的肩臂。

远处有哀怨的歌声飘来:“……想念你的笑,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突然,天地摇晃,天崩地裂。一个人影在眼前一晃就不见了。“亲爱的,救我!救我呀!”他闻言转头,成璐不见了,身边竟然坐着张燕飞。

“成璐——你在哪里?”他的眼睛长出翅膀来,飞了出来,探照灯似的四处寻觅。

鹊桥下,洪水滔天,刀叉暗涌。一双小手露在水面,拼命地挥舞,不停地下沉。他伸出手去,却够不到,于是惊呼:“救命啊!救命!

快来救我的爱人!”可是,身前身后,来来往往若干看热闹的男女,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没有一个人援手相助。

“老婆,我来救你——”他大喊一声,纵身跳下去,然而他抓到的不是成璐,而是欣喜若狂的张燕飞……张哲端惊醒过来,惊魂未定、心跳不止,四周无数双怪异的眼睛盯着他。

“做噩梦了吧?”邻座的女子递过来一张纸巾。张哲端接过来,往脸上一抹,一脸的泪水。

“对不起,吓着你了。”他尴尬地对女子笑笑。女子摇了摇头,稍显犹豫,关心地问他:“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张哲端故作轻松地笑道:“没有没有,什么事也没有,谢谢。”接下来的时间,他继续昏昏沉沉地睡,只是再也睡不着了。

14点30分,飞机如期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张哲端打开手机,竟有五个未接来电,都是成璐打来的。最早的来电时间是飞机起飞的前10分钟,他刚刚关机了。成璐急着找他,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吗?就在他欲回拨电话的时候,手机响了,滴滴两声,有短信来!他打开短信,是成璐发来的几句诗:

在我死了以后,亲爱的,不要为我唱哀歌。

不要在我头上栽种玫瑰,也不要栽种成荫的松柏。

但愿你成为雨露滋润的绿草,铺盖着我坟墓上的山坡。

如你愿意就怀念我,如你愿意就忘记我。

张哲端慌忙拨打成璐的手机。然而,手机一直在叫,却无人接听。

他一下子懵了。

人生感悟职场如人生,人生如戏。

真爱永恒。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