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39章 相亲G烦恼

第39章 相亲G烦恼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一个星期后的某天下午,公司OA系统上登出两条人事任免公告。

一条是免去夏克明工会主席职务的通知。没说具体原因,只说是公司工会委员会研究决定。空缺的职位由人事行政部部长曾太乙兼任。一条是关于邱晓的,公司同意他辞去人事课长职务。至于邱晓辞职后安排在什么部门担当什么职务,公告里没说。不过,关于此二人的问题,东川山田人都心知肚明。公告没有掀起一丝丝波澜。如此说来,工人罢工,最后的赢家不是中方也不是日方,而是曾太乙了。

公司没有任命新的人事课长,留下太多的空间给大家去猜测去遐想去热议。

关于这个课长的人选,有说是要提升张哲端的,有说是要重新启用高婷婷的,有说是要调财务课长的,也有说是要对外招聘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家等着盼着,任命通知迟迟未发。久而久之,大家也懒得理它了。

人事课长职位就这么一直空着。

张燕飞动员张哲端向曾太乙争取。张哲端谢绝了。他自我认为资历尚浅,不具备当课长的能力,即使争取不一定有结果。最主要的是,他对人事课长这个职位兴趣不浓,责权利不匹配,工作开展太难。

没有课长,对张哲端来说,不见得是坏事。他可以直接向部长曾太乙和川岛汇报工作,而毋须征得课长同意。部长有任务安排或意见建议,也可直接找他面谈、交代。中间少了一个层级,少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而且,工作推进起来,也轻松了,因为有曾太乙在后面支持,大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阻力少了五六成。

外语培训进展顺利。第二批报名人数猛增300多人。可惜一个月学习下来,超过一半的学员自动放弃了。日语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学不说,晚上、周末上课,也的确辛苦。如果回家不预习、复习,两三节课下来就跟不上进度,学起来更吃力。

张哲端回西川看望过一次成璐。成璐日渐消瘦了。眼睛深陷,颧骨高耸,脸色苍白,身体虚弱,一阵风都可能将她吹倒。不过精神尚好,陪张哲端吃饭、喝茶、聊天,兴致很高。张哲端担心成璐会不会是身体某个地方出了问题。成璐就笑:“你见过这么开心的病人吗?”

成璐说,前段时间有老师请假,她多带了一个班,都是上课给累的。

除了劝成璐多休息,张哲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关心她。回东川后,隔三岔五、有事没事就给成璐打电话。听到电话那端熟悉的声音,他就心里踏实。要是两个电话没找到成璐,心里急得跟猫抓似的。成璐总笑他:“哪像个男人,成天婆婆妈妈的。”张哲端也奇怪自己从何时起变成这个样子了。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日子在七七八八中来到12月22日。

这天是冬至,按照东川人的习俗是要吃羊肉汤进补的。羊肉汤性暖滋补、驱寒生热。冬至这天进食羊肉汤,意味着整个冬天都暖暖和和,不再寒冷了。大街小巷,羊肉汤馆家家爆满。举城上下,男女老少争相吃羊肉汤。东川市像过春节一样热闹。

下班后,张哲端被张燕飞、艾丫丫几个姑娘邀约来到曾太爷祖传羊肉汤馆。店家生意太火爆,他们排了足足一个小时的队才等来一张空桌。吃得正酣时,手机响了,是导师刘教授打来的。导师这个时候来电让张哲端倍感亲切。

“喝羊肉汤呢?真香呀,我都闻到了。”刘教授在电话那端饶有兴致地说。张哲端没有否定,问导师是否也在喝汤?心里歉疚没陪导师喝羊肉汤。

“走了几家店,人太多太闹,就免了。哪天不能喝?何必凑这个热闹呢,你说是不是?我问你,跟燕飞进展得怎样了?”

张哲端听了此话,慌忙借故离席,躲在店外街边接听电话。他不想让旁人听到,更何况有张燕飞在现场呢。

“怎么啦?”张哲端装糊涂。

“怎么啦?我问你呢,你就给我装吧。”导师有些不悦。

“我跟燕飞真的没什么,不信你问她。”

“是吗?看来你小子不老实。好了,不耽误你喝羊肉汤了。周六上午你有空吗?来我办公室一趟!”导师没有要征得他同意的意思。

张哲端故意调皮地笑:“是不是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你这臭小子,想得美!燕飞是个多好的姑娘,不晓得珍惜,还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刘教师不快,说话的口气难免有些冲。

“我和燕飞是同事,和你说的不一样。”早就应该告诉导师,让他断了这个念头,免得节外生枝,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张哲端有些后悔。

导师刘教授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张哲端扫兴,羊肉汤也吃得不冷不热。好在他善于伪装,姑娘们自始至终没有看出来。

刘教授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张哲端正要敲门,房间内有女孩子的说笑声传来。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张燕飞的。莫非导师让他今天来就为着继续撮合他和张燕飞?导师呀导师,你何苦这样呢?你学生又不是小孩。

就在进门与不进门之间徘徊的时候,手机响起来,是刘教授!他能听到导师在房间里说:“张哲端,你现在到哪里了?怎么做事磨磨唧唧的?赶快!”

“老师我到了,就在你办公室门口,马上就到!”张哲端咬咬牙,最终决定进门去。他怎能拂了导师的好心呢?

推门入室,果然是笑声朗朗、满面生花的张燕飞!

“哟,燕飞也在呀。”张哲端故作惊讶。

“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张燕飞听出张哲端话中带刺,脸上挂不住。

刘教授瞪了张哲端两眼,慌忙上来打圆场:

“是这样的,这次呀我去北京出差,吃了几顿北方的韭菜馅包的饺子。我发现饺子这玩意儿味道蛮不错的。回到学校,我就琢磨着包几个尝尝。刚巧今天是圣诞节,西方人的洋节,一个人吃饺子没劲,于是就想着叫二位过来,一起包饺子过圣诞节。我们也凑凑热闹。”

导师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能说什么呢?张哲端感谢导师的盛情,然后口是心非地对张燕飞笑道:“我是说,要是老师不叫你,我也会叫上你……”

张燕飞的脸窘了窘,怀疑地望着张哲端说:“你真是这样想的?

那还算识相。”说着,蓦然笑了,羞涩而娇艳的笑。

刘教授对张哲端说:“张哲端呀,我和燕飞聊了好一会儿了。人家可是在背后总说你的好话,可劲地夸你能干呢。”

“是吗?”张哲端不怀好意地笑,“在她眼里,我会有值得夸的地方?”

“切,不识抬举!”张燕飞不屑地刁了张哲端一眼,头朝一边扬,一副不与竖子同流合污的样子。“我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张哲端欲狡辩,刘教授拉了下他的衣角,说:“其实呀,第一次见燕飞姑娘,我就喜欢上她了。又漂亮又能干嘴巴又甜,这样的女孩子,难得,难得呀。”

显而易见,导师这话是故意夸给张燕飞听的,同时也在向张哲端表明他的态度:张燕飞这姑娘不错,我喜欢,你也应该喜欢才是。

“就是嘛,真是有眼无珠!”张燕飞飞了张哲端一眼,骄傲地扬了扬头,自顾自吃吃地笑。

凭什么他的女朋友就非得是她张燕飞?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张哲端听了导师和张燕飞的话,心里疙疙瘩瘩不舒服,但他终还是忍住了。一边是导师,他的恩人,他岂敢无理?另一边是他的同事他的下属,同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他怎么可以把关系弄得很僵呢?再说了,张燕飞并没说喜欢他,非他张哲端不嫁。既来之则安之,开开心心陪导师陪下属包饺子过圣诞,谈不谈恋爱以后再说。

这样想来,张哲端释怀了。

刘教授的宿舍在一片教职工宿舍楼中间。楼前是被丁香隔成四四方方一小块一小块的花园。花园里老人不少,有坐着理菜的、读报的,有围成一圈下棋的,有与儿孙逗乐戏闹的,有牵着猫似的小狗遛弯的,也有提着洒水壶浇花的……张哲端和张燕飞跟在刘教授的后面,穿过一条花廊,绕过几块小花园,再从一排自行车后面的楼梯爬上三楼。

“到了。”刘教授一边摸钥匙一边笑呵呵地说。

推门进去,屋子里到处都是书,地上、墙上、座上、凳子上、茶几上、电视上、冰箱上、沙发上……七七八八、凌乱不堪。不过还好,屋子很干净。

“老师,这屋子里就你一个人住?师母没来?”

“你说得没错,就我一个人。你师母?她才不愿来呢。”

刘教授见张燕飞伸手去清理书报,惊叫着阻止她:“燕飞姑娘,别动!放错了位置,我要找就麻烦了。人老了就不中用了,记性差得要命,岂能跟你们这帮年轻人比?”

张燕飞放下书,瞅了一眼张哲端说道:“乱是乱点,不过比某些人的房间干净多了。”

张哲端意识到张燕飞话中有话,笑道:“说你自己吧?”

“好意思说别人,不害臊!”张燕飞撇着嘴,不屑一顾。张哲端不服气了。“你说什么呢?你没去过我房间,你怎么知道?别睁眼说瞎话好不好?”

“还领导呢,脸皮比城墙还厚。‘你没去过我房间,你怎么知道?

别睁眼说瞎话好不好?’我没有去过我能平白无故冤枉你?真是!”

“你去过?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不知道?”

“醉得跟死猪似的,你当然不知道。”听张燕飞这么一说,证实了张哲端先前的猜测。“这么说,那天晚上是你送我回的家?”

“你以为郝左左、艾丫丫会送你?想得美!”

“你们在说什么呢?”刘教授东一句西一句地听,不知道两个年轻人在说什么。张燕飞走过来,笑着拥着刘教授往厨房走。

“刘院长,我们包饺子去,别理他。”

一会儿工夫,包好的饺子就堆成了山,刘教授乐呵呵地说:“好了,请你俩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包饺子吃?”

张燕飞羞涩地低下头去。张哲端傻傻地答道:“过圣诞节呗。”

“你这个傻瓜,谁过圣诞节包饺子?”刘教授横眉毛怒眼睛。张燕飞吃吃地笑。张哲端莫名其妙:“不是导师你说的让我们包饺子过圣诞吗?”

“傻,真是傻!”刘教授气极而笑,“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张哲端一脸无辜地望着导师。

“我是希望你和燕飞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刘教授如此一说,张哲端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吃完饺子,张燕飞抢着去洗碗。

趁这工夫,师生俩坐在沙发上闲聊。刘教授拍着张哲端的肩膀,质问他:“你还有哪里不满意的?多好的姑娘呀,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知道不?得抓紧啰。”

“老师,你说什么呀,燕飞是我下属,我怎能……”

“下属怎么啦?下属就不能谈恋爱?我告诉你,你师母还是我学生呢?师生都能谈恋爱,领导与下属不能?旧思想,要不得,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刘教授见张哲端为难的样子,没有强迫他立即表态,开明地说:

“我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你俩先处处总归可以吧?别急着下结论,好不好?你要相信你导师的眼光,我看中的人,绝对没错的。”

刘教授笑着走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掏出两张红色纸片,递到张哲端面前。“音乐剧《金沙》门票,人家送的,两点钟开始,你跟燕飞一起去看看。”

“《金沙》的门票,太好了!”张哲端接过门票,兴奋得叫起来。

这段时间,音乐剧《金沙》风靡东川,一票难求。张燕飞闻声跑来,也嚷着要去。“我托了好多关系都买不到票,刘院长,你真厉害!”

“既然喜欢,就赶紧去吧,家里的战场交给我打扫好了。”刘教授笑逐颜开,没料到《金沙》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早知这样,就无须摆“饺子阵”了。

张燕飞激动得搂着刘教授脖子直跳。“刘院长,你简直太伟大太可爱了。”说着在刘教授脸上来个响吻,乐得老头子“哎哟哎哟”直叫。

果然名不虚传,《金沙》的确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音乐剧:

四川成都,距今3000年前的古蜀金沙王都。太阳神鸟的化身“金”,鱼的化身“小鱼”,乌木精灵“丑”,丑的主人“沙”,幸福地生活在这个金沙的国度里。在一场三星部落与金沙王族的战争中,圣物“太阳神鸟金箔”被三星部落击碎,“金”、“沙”、“小鱼”、“丑”天各一方,他们只有来生再见……公元2001年的一天,转世为考古学家却已经失忆的“沙”来到古蜀金沙王都遗址这片神秘的土地上,发现了“太阳神鸟金箔”残留的印迹。当“沙”手捧着自己的半片“太阳神鸟金箔”,一种莫名的激情在他的心中产生,既熟悉又陌生,他努力回忆着……在他脚下神秘遗址里尘封了3000年的幽灵,终于等来了重见天日的日子,为首的乌木精灵“丑”为了帮助昔日的主人恢复记忆,找回自己,只有让金箔重圆,爱情才能重生,记忆才能复苏。于是,“丑”决定让往事重现!

在3100年前,在庄严威仪的祭祀中,“丑”带着“沙”与美丽的太阳神鸟化身的“金”再次相见,失忆的“沙”对美丽的“金”一见如故,并产生了朦胧的情愫。“金”为了唤醒“沙”重获往日的爱情,决定用生命换取往事重现,引领着“沙”飞向未来。在2000年前的古蜀战场上,“金”

与“沙”共同经历着一场血与火的洗礼。混乱中,“小鱼”为救“金”身受重伤,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小鱼”把“太阳神鸟金箔”合二为一,“沙”

顿时记忆复苏……当“小鱼”用生命换来了“沙”的苏醒之时,战火又无情地冲散了这对3000年的爱人……在1000年前的芙蓉古城里,在“花蕊夫人”姹紫嫣红的花间盛宴中,历尽千辛万苦的“沙”与“金”再次相逢,雍容华贵的“花蕊夫人”被“金”、“沙”对爱的忠贞感动了,衷心祝福他们的爱情地久天长……“太阳神鸟金箔”再度重圆,“金”与“沙”的爱情也得到了凝固与永恒……他们从月亮降临时出发,闯过硝烟弥漫的战场,走过灯火通明的欢宴,在穿越时空和往事重现的过程中,“金”美丽的翅膀相继坠落,她的生命也在唤醒爱人的旅途上一点点消耗殆尽,在离现代文明很近的地方,“金”与“沙”的旷古绝恋戛然而止。美丽的“金”随风逝去,“沙”泪流满面地呼喊着:“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什么,拨开尘雾和泥土,我会让她复活……”

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看得张哲端愁肠百结。

出了剧院,他还沉浸在缠绵悱恻的音乐中难以自拔。联想到自己,更是感慨万千。

张燕飞邀请张哲端去街边的良木缘喝咖啡。张哲端谢绝了。一则,他此时此刻没有心情;再则,喝了咖啡干什么呢?逛公园、压马路、看电影?然后呢?那样就真的感觉是在谈恋爱了。要是被公司里的某个人看到,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张哲端抬头的瞬间,视野里出现一个他八辈子都不愿见的女人——谢如玉。谢如玉是谁?东川山田人谁不知道?东方振中的妻妹,财务课会计,一个不务正业、成天嚼舌头的三八婆!

“真是撞鬼啰!”张哲端扔下张燕飞,撒腿就跑。张燕飞在后面追喊:“张哲端,你跑什么跑呀?等等我!”

“完了完了,这个傻姑娘,你叫什么叫?”听到呼喊,张哲端的心顷刻间沉到了海底。

职场情感忠告

行走在职场,难免会遇到婚外情的诱惑。做事应干净利落,别抱侥幸心理,也别给人侥幸的机会。人是情感的动物,恋上别人或别人恋上你,都是累体累心的事情,最终伤人又伤己。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