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41章 桃色传闻(2)

第41章 桃色传闻(2)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本来就没影儿的事,被那些臭三八无端地编排来编排去,你觉得好玩吗?”

“走我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张燕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的爱是经得起考验的,现在就看你了。”

“看我?看我什么?”张哲端诧异地望着张燕飞。这丫头,简直是疯了!

“看你对我的爱能否经得起血雨腥风的考验!”

天啦,张燕飞居然把风言风语当作是对爱情的考验!她所谓的爱情,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是一厢情愿。他和她不过是在导师办公室见过两次面,在导师家包了一回饺子,被导师安排逛了一次街,最后在剧院看了一次音乐剧,仅此而已,这是谈恋爱吗?

不是,张燕飞肯定是误会了。误把这些行为当成了恋爱,误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许。张哲端后悔不迭,苦不堪言。张燕飞当真了,他的麻烦比起传闻更大了。当断不断,必有后患,他憎恨起自己的优柔寡断来。

不行,必须快刀斩乱麻,否则他真成了艾丫丫说的那样了。张哲端说做就做,狠下心来对张燕飞说:“燕飞,你误解了,我和你,其实就是很一般的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与感情无关。真的,我没有骗你。非常感激你能瞧得起我……本来嘛,有些东西我不想说得太直白,可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了。燕飞,我是有女朋友的,真的,不骗你。”

暮色中,张哲端瞥见张燕飞本来就小的脸愈见拉长拉长再拉长,眼睛越睁越大越睁越圆,眼看就要爆裂了。

“张哲端,我真是没想到,几句传闻竟把你吓成这样。你胆怯了,退缩了,屈服了,是不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任职资格制度、系长研修、外语津贴,面对那么大的压力,你都没怕,现如今你却怕了,为什么?”

“我没有怕,我怕什么?”张哲端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张燕飞会认为他被吓趴了。

“你既然不怕,为什么临阵退缩当逃兵?你刚才说有女朋友,你不觉得好笑吗?第一次在刘教授办公室见面,你怎么没说你有女朋友?星期六在刘教授家里包饺子,你怎么没说你有女朋友?和我一起逛街看音乐剧,你怎么没说你有女朋友?我知道,今天上午高婷婷找你谈话了。谈了话你就屈服了,就退却了,于是就冒出一个女朋友来,你以为你在糊弄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吗?”

张燕飞冷冷地笑起来,笑得肆无忌惮,突然刹住,瞪着张哲端,没有一丝温情。张哲端顿感四肢发冷、浑身冰凉。

“你不如直接对我说,张燕飞,我不喜欢你!”

“我真的有女友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张燕飞的样子让张哲端于心不忍,但他必须坚持,不然前功尽弃。

“你有女朋友是吧?那好,请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多高多重?在哪个单位工作?职业是什么?是什么星座?三围多少?爱好什么?”

张燕飞冲过来,仰着小脑袋,身体前倾,双手叉腰,喷了他一脸唾沫。张哲端犹豫要不要告诉她成璐的事儿,想想放弃了。

“你查户口呀,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岂能随便告诉人?”

“我就说嘛,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女友,是吧?哈哈,想糊弄我张燕飞,没门儿!”张燕飞得意洋洋地笑起来。

“我真的有女友,信不信随你。”张燕飞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张哲端很生气。

“真的有女友,你拉倒吧。我还不了解你,胆小怕事、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不过没关系,我能理解。一个外来人要在东川山田立足,的确不容易。我今晚来找你,没别的,就是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张燕飞不怕他东方振中,希望你也别害怕。真爱是经得起考验的。”

张燕飞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转身飘走了说了半天,张燕飞压根儿就不相信他说的话。张哲端气咻咻地回到出租屋。成璐多好!温柔可人、善解人意。

想到成璐,张哲端马上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然而,手机通了又无人接听。成璐怎么搞的,怎么又不接电话?该不会又玩失踪吧?

成璐不接电话,张哲端给她找了多个理由,比如上厕所没带手机呀,比如上课前把铃声调为振动没来得及复原呀,比如手机落在办公室呀,比如她把手机忘在包包里呀……张哲端没再拨打。

昨晚,他和成璐缠缠绵绵地煲了一小时的电话粥呢。离元旦不过三四天,很快又能在西川相见了。把想说的话留到相见时再说也未尝不可,两个人在一起总得有话说的。

第二天,张燕飞休年假没来上班。

张哲端加班忙系长研修课题。下班时天已尽黑。

回到出租屋,掏出钥匙打开门,还未来得及进屋,就感觉被人从后面猛地推了一掌。毫无思想准备的张哲端,撞进门来,趔趄一下,险些跌倒。一个黑影紧跟着进来,嘭地关上门。黑暗中,张哲端惊慌失色,大声喊道:“谁?你要干什么?”

“嘘——”黑影嘘了一声,压低声音威严地吼道:“举起手来,不准转身,不准叫,不然的话,我嘣了你。”紧接着,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他腰部。

糟了,遇上强盗了!张哲端吓得直冒虚汗,腿肚子发僵发硬。

“这个月工资还没发,身上就这么几十块钱,我……”强盗都是要钱不要命,张哲端极力压制内心的惶恐,伸手去掏钱包。

“我才不稀罕你这几个臭钱呢,老娘我不缺钱!”

竟然是个女人!

一个女人,不抢钱抢什么?难道是要我的命?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社会上,张哲端向来谨小慎微的,没有得罪过谁。他恍惚记得旧书上说,古时候有思春的怨妇或丧偶的寡女,熬不住汹涌澎湃的私欲,苦于舆论和妇道不敢明目张胆偷人,于是趁月黑风高之夜潜入深林密丛霸抢过路男人……“我要你背我。”

果不其然!

黑影猛地一跃,跳上张哲端后背,双腿钳腰,双臂搂着脖子。紧接着,一股潮湿的热气冲着颈项而来,时冷时热,麻麻酥酥的。再接着,一股滚烫的热气透过皮肤深入体内,迅速蔓延全身。

天啦,真遇到思春的怨妇寡女了?堂堂一个大男人,岂能在自家屋里被女人强暴?

“给我滚下来!”

张哲端恼羞成怒,拼命摇晃身子,欲将女人摔下来。见此招无效,他伸出双手,撕扯女人的手臂双腿,身体重重地往墙头撞去。

“哎哟,哎哟,你把我弄痛了,停,停——”女人的声音在张哲端耳边哀怨地呻吟。“张哲端,你不能对我温柔点?”

好熟悉的声音!我的天!是张燕飞!张哲端压根儿没想到会是她!

从紧张中缓过劲来,他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这样呢?

“好你个张燕飞,太不像话了,给我滚下来!”

“我不,你再背我一会儿!”

张燕飞赖在背上撒起娇来。张哲端反过手去挠她。张燕飞扭摆身子,嘻嘻哈哈地笑着左躲右闪。无奈之下,张哲端停住不动了,提高音量吼道:“滚下来!马上!我数三下,再不下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二!”

见张哲端当真生气了,张燕飞跳下来,撅着嘴嘟哝道:“跟你开玩笑呢,瞧你那怂样,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还男人哪。”

“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开这种玩笑你觉得有意思吗?你有没个完?”

张哲端把话说得沉甸甸的,不转身,也不挪地。他想,如果张燕飞知趣的话,应该自觉离开。然而,他想错了,张燕飞没有丝毫动身的迹象。

“请回吧,我要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

他只好下逐客令了。

张燕飞不动,也不说话,俄而低低地哭起来。张哲端开了灯,拉了一条凳子坐了,埋着头,盯着地面,不给燕飞让座,也不劝她,任由她哭。好一阵时间过去,张燕飞停止哭,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告诉你的,都是实话。我是有女友的,在西川市,大学日语老师,我们谈了三四年了,关系很好,就要结婚了,真的,我不骗你。”

本来停止的哭声又响起,愈发伤心了。

“感情是很私人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刘教授。我不告诉你,是不想伤害你,你知道你这人……”

张燕飞夺门而去。

张哲端没料到,他和燕飞,结局竟然是这样。

张燕飞继续不来公司上班。理由很简单:病了,需要卧床休息。

“来不来上班还是个未知数。”艾丫丫说这话的时候,站在张哲端与施予之间,眼睛望着窗外,似是自言自语,语气却硬邦邦的。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