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33章 刮车事件让中方员工蒙羞(2)

第33章 刮车事件让中方员工蒙羞(2)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对,有什么不行的?”张哲端恼火,这个丫头片子,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没等钱叶反应,张燕飞站起身,右手一挥,招呼道:“走啰——”

仿佛项目负责人是她而不是钱叶似的。

办公室立即安静下来。张哲端坐下来,抹了一把汗,想起曾太乙的暗示,侧过头问施予:“施老师,您说会不会出问题?”上班伊始,人事培训系从张哲端到几个年轻姑娘,咋咋呼呼地叫来嚷去,施予一直没作声。

“你是说外语津贴?我觉得挺好呀,怎么啦?”施予的脸平静如止水。

“大江总经理定的津贴不是很高吗?我担心工人接受不了。”张哲端满脸忐忑。

“实话说吧,要是刚合资的那几年,我告诉你,肯定要出事!哪年加薪没有三五辆车不被刮伤的?但那时候工人工资普遍低呀,员工有情绪可以理解。现在不同了,去年实行新的人事制度,许多工人的工资都上去了,按理说是不应该闹的,不过也不好说,毕竟我们的员工素质就这个样子,大锅饭惯了,差距拉太大,兴许就有那么些人不满。你也别想太多,想也没用,车到山前必有路!”

施予话虽如此说,张哲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哎呀,终于完了。”

14:30,送走最后一个报名者,张哲端心中溢满了久违的成就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报名。或许多数人是冲着1000元的津贴来的,这也没什么不好——只要有人肯来学习,愿意为津贴而努力,培训方案就是成功的。

张哲端和钱叶最后离开。还没到楼道口,就见陆陆续续有公司领导往总装工序外的停车场赶,安全环保课李三七带着林忆君,接着是中村部长和四大工序课长,紧跟着是东方振中、大江五四郎、川岛晴也……个个步履匆匆、脸色沉重。

一定是出事了!张哲端对钱叶说:“你先回办公室,我过去看看。”

“该不会又有人在试车道上飙车出了事吧?”近段时间发生了两起员工飙车事故。工人将成品车开进停车场的途中突发奇想,拐上试车道加速飙车,路面打滑,刹车不及时,结果两次都把保险杠撞坏了。

“谁知道呢。”张哲端接过话来。

“这种人,应该逮一个杀一个,否则收不了场了。”钱叶狠狠地说。

“说起来轻巧,鬼知道又是谁谁谁的舅子老表呢。”张哲端对公司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唉,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张燕飞慌慌张张跑下楼来,见了张哲端和钱叶,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快去看看,快去看看,说是有十多辆越野车被刮伤了。”

十多辆,我的天!

刮车在东川山田不是什么稀奇事。每年都会发生几起。考评等级打低啦,工资加少啦,奖金没别人发得多啦,挨上司的批啦,或者在家跟老婆打了架啦……心里有气无处宣泄,经过停车场,将裤兜里藏着的单面刀片掏出来,握在手里,只露刀尖,顺着车体轻轻一拉,“呲——”,从车头到车尾就是一条长长的刮痕。刮车事件,通常是查而无果。一是因为时间通常在午休期间,来来往往的人多,不易查出罪魁祸首;二是公司内部员工关系复杂,安全环保课通常查着查着就查不下去了。

以往刮伤车辆,不过一两辆,最多的一次也没超过四辆。哪个家伙如此缺德,如此胆大妄为,居然一刮就是十多辆,真该千刀万剐!

张哲端猛然意识到刮车说不定与外语津贴有关,鸡皮疙瘩顿起,我的天!

总共十三辆新车被刮伤!

受伤的车一字纵列排开,足足有一百米。车身前后左右站满围观的员工,叽叽喳喳、交头接耳、义愤填膺。刮痕很深很连贯,突兀地冲击着围观者的视觉神经。显然,刮车的人是铆足了劲,一气呵成的。

油漆涂料里的白色钢胎都露出来了。

刮痕像一条起起伏伏的波纹,在米色、军绿色和银灰色中翻滚,激起一浪一浪的愤怒与惋惜;又像一条曲曲弯弯的丝带,在人群视野里飘飞,牵出一串串伤心与不安;还像一曲流着泪的五线谱,在众人心中悠长而悲伤地低吟。

张哲端忐忑不安地站在人群中,如芒刺在身。

空气沉闷得令人难受。

“这哪是人干的?分明就是畜生嘛,畜生!”

人群中响起大江总经理的声音,他正对东方总经理咆哮:“东方先生,这就是你们派过来的员工?这等素质的人,能造出你们中国人自己品牌的汽车?愚昧!无耻!自私!恶劣!可恨!本月奖金停发!

从明天起,全公司停产,集体反省,查找凶手,哪天查出来,哪天恢复生产,因此造成的损失,全部由中方承担!”

张哲端脸上火辣辣的。大江五四郎的话如同一记重重的耳光,不只打在东方振中的脸上,也打在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脸上,痛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

大江五四郎气冲冲地甩手而去,跟在后面的是一群青风黑脸的日方干部。

东方振中木桩似的站着,脸时而红时而白,遭雷击了一般。日本人走远了,他才在众目睽睽中醒悟过来,怒火中烧的眼睛射出一连串的火球,冲击着在场的每个中国人。一个个脑袋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都给我滚!滚——李三七,你给老子查!查!查不出个水落石出,就别来见我。这个混账东西,把中国人的脸丢尽了!”

围观的员工站在原地没动。

东方振中摊开双手:“这下好了?宣泄了?解脱了?开心了?满意了?丢人呀,丢人呀,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尽了!”见大家木然地望着他,东方振中摇着头,有气无力地挥挥手,“都回吧都回吧,该干么干么。”

张哲端目光无意中与东方振中撞了一下。那一刹那,他瞥见东方振中的眼睛火光四溅,分明在说:“都是你干得好事!你这个汉奸、卖国贼!”

张哲端满脑子浆糊。

回到办公室,张哲端恍若在梦境。

刮伤的车痕、大江五四郎的怒骂、东方振中的眼神,交替着在脑子里出现,扰得他心乱如麻。他感到压抑、郁闷,想爆发、大吼,把这些吓煞人的东西统统驱走。

张哲端溜下楼,在小卖部买了包香烟,见吸烟室没人,仄身进去,像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样迫不及待地抓出一只,叼在嘴上,点燃,猛吸一口。这吸进去的哪是烟呀,分明是条毒蛇!它钻进他体内,咬得他心痛、肝痛、肺痛、嗓子痛,最后浑身都痛起来。

喘不过气、直不起腰,感觉就要死了。

张哲端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咳得捶胸顿脚、勾腰驼背,眼泪鼻涕争先恐后往外淌。过了好一阵,身心才稍好点。抹了把眼泪,掐灭烟头,奔盥洗间而去,用清水洗一把脸,清了清嗓子,立即清爽了许多。

此时此刻,在人事课办公室,姑娘们正就刮车事件议论纷纷:

“日本鬼子太过分了!查就查嘛,查出那个刮车的家伙,剥他的皮吃他的肉,还不解恨,拿他的骨头来熬油!怎么都可以,干吗停发我们的奖金?这哪跟哪呀!”

“就是嘛,要停发奖金,应该停发安环课的,他们查不出人,凭什么停发我们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最应该停发奖金的,是总装课。都说了好久了,叫他们把停车场用铁栅栏围起来,半年都过去了还没有。要是围起来,不就没这事了吗?”

“其实呀,依我说,要停奖金,最该停的是大江五四郎的。谁让他把外语津贴标准定得那么高?工人有几个读完了高中?四五十岁的人,让他们学英语、日语,成吗?”

“这跟外语津贴没关系,我认为,归根到底是我们员工的素质有问题。在日本山田,有人刮车吗?在上海大众、东风标致、一汽丰田,有员工刮车吗?没有。我有个大学同学在一汽丰田工作,据说那里的工人全部是外招的,清一色大专生。大学生要去应聘,英语没过六级,门儿都没有。”

众人见张哲端走来,赶紧闭嘴,装着忙碌的样子,各忙各的那摊子事了。

钱叶端着笔记本,走到张哲端身边。“领导,报名的情况我统计出来了,给你汇报下。报名272人,报英语班的59人,报日语班的194,其中有23人已经拿了英语六级或日语二级证书,你看……”

“很好呀!”张哲端故作轻松地向钱叶笑道。

“领导,现在开班,时间上是不是太敏感了?要不要推推?”钱叶嗫嚅道。

“公司既然决定要进行,我们还顾虑什么?要是有人借故生事,我们就吓住了,退缩了,今后的工作如何开展?你好好盘算一下,这么多人报名,要开多少个班,需要多少老师,再跟语言学校联系下。”

“可……”钱叶面有难色。

“好了,去准备吧。等明天邱课长来了,我们再跟他商量商量什么时候开课,听听他的意见好不好?”

“好!”钱叶应声而去。张哲端想了想,拨通了邱晓的手机。邱晓听了张哲端的汇报,一句话也没说,就挂掉了。

张哲端一脸茫然。

日企管理心得

制定人事政策力求公正,既要有前瞻性又不能不顾现状。

日企的会议特别多。会议是内部交流、研讨问题、推进工作的重要手段。在日企,每天有晨会,每周有管理例会,每月有全员大会,此外还有生产计划会、安委会例会、ISO例会、反省会、交流会、检讨会、说明会、分析会……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