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38章 谁真正笑到最后

第38章 谁真正笑到最后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关于中日高层内部的分歧和争论,张哲端是中午就餐时听张燕飞说的:

紧急会议刚开始,东方振中就开诚布公地指出:“今天的局面,是日方一意孤行造成的,跟中方没有关系,日方管理层应承担全部责任。”日方当然不会接受这样的指责,大江五四郎抗议,说:“中方暗中唆使工人闹事,挑拨中日关系,故意给中日合作设置障碍。”曾太乙希望双方克制:“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谁是谁非,而是如何尽快平息罢工,恢复生产。”夏克明代表工会发言道:“要求工人恢复生产,条件很简单,就是取缔外语津贴。如果不取缔,可以考虑给一线工人增加岗位补贴,人均300元。”中村雅弘驳斥夏克明:“这个建议简直是无理取闹!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不想着如何搞好生产、提高质量,夏部长你居心何在?”夏克明坦然相对:“中村部长,我既是制造中心部长也是工会主席,我要维护公司利益,同时也要维护员工利益。

如果这个政策不修改,罢工将持续下去,直到问题最终得到解决。”

夏克明的话并没有带来积极的回应,大江五四郎针锋相对地说:“既然如此,我们坐在这里谈什么?如果中方执意罢工下去,悉听尊便。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如果罢工超过一天,日方将对东川市的投资环境重新评估。”大江五四郎说完,拂手而去,日方干部随即离场……张燕飞说得绘声绘色,仿佛在作现场解说似的。张哲端听得心惊肉战、惶惶不安。“这么说,罢工还会继续下去?”

张燕飞耸耸肩,双手一摊,说:“谁知道呢?”

张哲端将信将疑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听谁说的?”张燕飞白了他一眼。“我听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张哲端不再说话,任由张燕飞在耳边聒噪,说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耳。

草草扒完碗中的饭菜,匆匆从食堂侧门离去,他要给导师刘教授打电话。中日双方谈判破裂,罢工要是持续下去,接下来公司里会发生怎样的事?他该何去何从?张哲端迷茫、无助。他需要导师的指点和帮助。

刘教授此时此刻正在就餐,听到张哲端的声音很开心:“怎么,好久没来电话了,你都在忙些啥?”

在导师面前,张哲端没有客气,三两句简单寒暄后直奔主题。刘教授听了他的描述,惋惜地叹道:“怎么会闹到这种地步?”

刘教授一连如此说了三句,张哲端着急了。“老师,以你的经验,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该咋办?”

“都是钱给闹的!中国人,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一点,日本人忽视了。看来,大江五四郎这个中国通还是欠点火候……”

张哲端急急地问:“怎么讲?”

“其实呀,外语津贴只是个引子,借口而已。量变引起质变,物极必反,这个道理你是懂的,对吧?日方太强,中方太弱,日方恃强凌弱,致使双方矛盾一天天积累,越积越多,最终到了非爆发不可的地步了。”

“这跟工人罢工有什么关系?”张哲端不解。

“怎么会没关系呢?你以为几个工人就闹得起来吗?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哪次工人罢工不是与政治有关?”

细想想,导师的话不无道理。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每次工人罢工都与政治有关。刘教授继续在电话里说道:“当然,罢工并不完全是坏事,处理得当可以变坏事为好事。”

“罢工能变坏事为好事?怎么讲?”张哲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我刚才不是说过吗?物极必反。世间万物,都讲求一个平衡。

阴与阳,大与小,高与低,男与女,新与旧,强与弱,诸如此类。中日双方也不例外,当然也需要有个平衡点。一旦失衡,就会出问题。

工人罢工,反映出合资双方合作中出现了问题。出了问题,就需要对症下药、解决问题,正如人生病要吃药一样。药到病除,问题解决了,双方都会反思各自的工作方式方法,毕竟合资的目的是双赢,而不是双输,对吧?如此一来,矛盾不就缓和了?坏事岂不变成了好事?”

道理虽然是如此,但是如何实现对症下药、药到病除呢?“现在中日双方矛盾这么深,说解决就解决了?恐怕没那么简单。”

刘教授笑了。“解决这个问题,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如果让你们内部协调解决,当然难,但要是让市领导出面,你认为还难吗?”

“市领导?”张哲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市领导会出面?”

“当然会!山田汽车项目是什么你知道吗?是东川市政府一号工程、市对外招商引资的品牌工程、形象工程。这样的企业,市领导们岂能坐视不管?”

“太好了!”张哲端喜出望外,真想给导师一个热烈的拥抱。老师你太伟大了!刘教授乐呵呵地说:“依我的判断,罢工不会延续超过今天!”

“真的?”

刘教授自信满满地答道:“不信咱们等着瞧。”

入秋以来,接连几场细雨秋风,满街枯叶飘零,燕飞鸟藏,暖洋洋的艳阳天顿然失色,变得凉飕飕起来。红红的太阳终于从厚重的阴霾中伸出头来,满脸喜悦,把她温暖的光辉洒向人间大地。

难得的晴天!

在秋意渐浓的午后,见到久违的太阳,东川山田热闹起来。上午还蜷缩在车间的工人们纷纷走出来,男男女女,三五结群,在厂区里或坐或行,说说笑笑,怡然自得。谁能看出来这是一群正在闹罢工的一线工人呢?

因为还没到上班时间,张哲端也加入到晒太阳的人群中。既然导师说了会有市里领导出面处理,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路上遇见几个他招聘来的工人,他们跟他打招呼“张系长好”,张哲端笑着问什么时候开工,工人们也笑着回答他“等上面通知”。仿佛是在工间休息似的,脸上没一丝紧张和不安。

张哲端好奇这些工人为什么如此泰然自若呢?难道他们知道这事会圆满解决?

公司大门处聚集了一群人,闹哄哄的。一定是有记者企图进来,或者有工人试图向记者通报内部信息。张哲端跑去看个究竟,原来李三七组织了十几个保安在大门内侧围了一个弧形人墙,把记者和工人隔离开来。工人们闹闹嚷嚷,要求放行出门,被拒绝后就在人墙外骂骂咧咧,找保安或李课长理论。

突然,一连四辆黑色轿车从外面驶来,停在大门处。曾太乙从第一辆车上下来,记者一哄而上,把他团团围住。李三七跑到大门边,见到曾太乙身影,欲上前救驾,却见部长挥手对他喊:“开门!”

李三七开门放车的当儿,门外记者一拥而入,门内的工人伺机往外冲。保安左突右挡,无奈员工和记者太多太乱,人墙瞬间溃散。此情此景,让当兵十几年的李三七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曾太乙对李三七说:“让记者进来吧,市长有话要对他们说。”李三七从车窗瞥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市长竟然和曾部长同坐一辆车!

张哲端就站在李三七身边,眼前的一切全部纳入他的眼睛了。市长来了!有救了!他兴奋地转身就往行政中心大楼跑。

四辆黑色轿车在接待大厅门口停下,一行人从车上下来,跟随曾太乙往楼上走,然而分兵两路,一路由曾太乙带着进了大江五四郎办公室,一路直接进了东方振中办公室,接着张哲端望见中方、日方部长手握笔记本,急急忙忙往大江五四郎和东方振中办公室奔去。

张哲端猜想,进大江五四郎办公室的肯定是市长了,那进东方振中办公室的,会是谁呢?副市长还是……无论如何,事态有了转机,他可以放心了。

张哲端没有守在总经理办公室外,而是回到工作区静等消息。一旦问题解决,会有人过来告知他的。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就接到电话通知:“马上到一楼综合会议室开会。”

张哲端给邱晓发了个短信:“事情有了转机,市里来人了,通知马上开会,结果待会儿我告诉你。”发送完毕,抓起笔记本就往一楼飞奔,赶到综合会议室,里面已黑压压地坐满了人。除了系长、课长、部长外,四大工序的组长、工会委员、党小组长也应邀与会了。主席台上横向坐着一排领导,除了大江五四郎和东方振中外,都是些市里来的领导。大江五四郎和市长居中,两边是副市长、经委主任、发改委主任、公安局长、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招商局长、商务局长、外商投资协会会长。曾太乙坐在最外边,紧挨着东方振中。会议室后面站着一群手握“长枪短炮”的记者。

见大江五四郎被安排在市长左侧尊位,张哲端就意识到,中方再次失利了。然而,在东方振中脸上,没有见到往常常见的绝望和暴怒,他有些费解,难道他的推测有问题?

十三点整,会议开始。曾太乙逐一介绍了在座各位来宾后,鼓掌欢迎市长讲话。市长清瘦、干练,说话不急不缓,娓娓道来,仿佛唠家常似的。他从******倡导改革开放,讲到东川市的过去、现状和未来规划,再讲到国企改革、招商引资,最后把话题引到东川山田从合资当初到如今的发展。

“日本山田公司把在华合资仅有的两张牌之一放在东川市,是对我们东川市的高度信任,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山田公司表示真诚的谢意。合资当初,我对山田公司竹内会长、伊藤嘉木社长承诺,要让东川山田公司成为日本在华企业的典范。”

市长不愧为市长,口才的确了得。

“东川山田从合资到现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业绩,年产量从五千到一万到两万再到现在的五万,几乎年年一个台阶,上交税收累计超过五十亿,为东川市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提议,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向大江总经理表示感谢。”

会议室里掌声一片,张哲端相信,大家的掌声绝对是真诚的。

大江五四郎起身向与会员工深深地鞠了一躬。市长抓住机会,话锋一转:“当然,合资合作过程中,也存在一些意见分歧,这是可以理解的。牙齿和舌头在一起,难免会磕磕碰碰,何况是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两国公民呢。我认为,分歧是发展中的分歧。要改革要发展,哪会没有分歧呢?分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解决了不就得了,是不是?”

市长说着,突然脸一沉:“山田汽车项目是东川市一号工程,是省委省政府‘科技强省、创新强省’的示范企业,是东川市筑筑巢引凤、招商引资的排头兵,市委市政府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去诋毁她、给她泼脏水,在座各位中方干部,还有我们后排的各位媒体记者,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破坏东川山田公司中日友好合作关系,就是破坏东川市投资环境,就是九百万东川人民的罪人!”

市长目光冷峻地横扫了会议室各个角落,缓和口气说道:“眼下东川市良好的投资环境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大家想想,世界500强企业为什么选择东川,而不是西川?因为东川人友好、勤劳、善良,因为东川人心胸开阔、海纳百川,因为东川人积极向上、锐意进取,你们说是不是?”

“我认为我们东川山田公司搞外语培训是具有战略眼光的。你们出去走走看看,有几个外企招用新人不要求外语的?日资企业要求日语理所当然。由于历史的缘故,我们许多员工不懂日语,不懂就学嘛!”

公司提供教材、讲师、场地,免费培训,学会了还给予外语津贴,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我们有些员工,包括我们部分领导干部,合资快10年了,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抱着过去的大锅饭思想不放,这是错误的,是与市场经济规律相违背的!必须无条件地摒弃!

“最后,我非常荣幸地在这里宣布,经过与大江总经理沟通,他做了非常大的让步,答应放宽外语津贴的发放范围:只要通过日语等级考试,都可以获得津贴,四级200元,三级400元,二级600元,一级1000元。”

曾太乙带头,会议室里掌声雷动。

只要会点日语,都能得到津贴,条件宽松多了。张哲端会心地笑了,日本人总算让步了。这才是双赢的结果。

市长大手一挥说:“对大江总经理的大度表示钦佩的同时,我们也要以高姿态要求自己,着眼大局,放眼未来,共创美好明天!”

又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市长刚坐下,曾太乙起身邀请副市长讲几句。副市长年轻,英气逼人。他站起身,微笑着说:“该讲的市长已经讲了,我只强调市长说的一点,东川市良好的投资环境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

顿了顿,环顾一周,副市长宣布:“现在,我布置接下来的工作,东方总经理带领生产管理团队,夏部长组织工会委员,曾部长从党团组织着手,多层次全方位地开展说服动员工作。立即无条件复工!拒不复工的,我和市长亲自送他离开工厂大门!”

副市长说完,把话筒递给市长,市长气定神闲地对着话筒说道:

“我就坐守在这里,工厂什么时候复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散会——”

张哲端回到办公室,他既不属于工会也不属于党团,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据说,公安局长找许泳单独谈了话,谈的内容是什么,没人知道。

只是听人说,许泳变了一个人似的,回到车间,主动劝说工友复工。

“我们要以大局为重,为东川市的发展添砖加瓦,至少不能做绊脚石。”

很快就有消息传来,焊接工序全部复工了,总装工序也复工了,冲压工序、涂装工序相继复工。到下午3点,制造中心所有机械设备开始运转起来。

工人罢工结束了!

15:30,以市长为首的一行四辆车逶迤而去,随之而去的还有肩扛手提“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东川山田又恢复了以往忙碌、紧张的气氛了。

张哲端兴奋地给邱晓发短信报喜:“邱课长,工人复工了!”

日企管理心得企业经营,特别是合资合作,追求的是双赢。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关键时候学会妥协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适当让步,表面上体现一种胸怀和诚意,实际上也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