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37章 工人阶级G力量(2)

第37章 工人阶级G力量(2)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曾太乙头也没抬,背着手,继续朝焊接课走去,途中接到一个电话,驻步对张哲端说:“我有事得马上回行政中心开会,你到其他几个工序走走、看看,多了解点情况,有事情发短信给我。”说完,转身离去。

焊接课的情况和总装课差不多。

产线空空荡荡的,设备地面干净整洁。在员工休息区,工人们穿着工装,默不作声地坐着,神态安闲、镇定,系长、组长都尽职尽责地在做说服工作。

看到这一切,张哲端心里内疚。的确,外语津贴这事办得不好,非常地不好。如果老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竭尽全力说服大江五四郎接受中方意见。中日和睦、劳资和谐,这些才是东川山田公司理念所倡导和追求的。他没敢靠工人太近,担心他们会把责任归咎到他头上,说到底政策是从他手里制定出来的。尽管他和邱晓都是奉命行事,尽管他可以把责任推给日本人,但是作为主管人事培训的系长,能一点责任没有吗?

走马观花地走完焊接课,然后搭顺风车去冲压课。出了冲压课,张哲端本打算进全封闭的涂装课看看,偏巧遇到一个叫吴刚的新员工。吴刚是市里一个技工校校长推荐来的。校长没有联系渠道,通过114查询,把电话直接打到了人事课,是他接到的。校长说他们今年有几十个学汽车维修的中专生要毕业实习,问公司有无招人需要。当时正值“饶凯事件”处理完,公司正需要进一批新人来补缺。张哲端让校长推荐最优秀的20个学生来面试,其中就有吴刚。张哲端之所以记住他,是因为吴刚是班长。

吴刚就在涂装课。张哲端想,何不直接问吴刚里面的情况呢。刚入职的新人,没多少城府,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张哲端把吴刚拉到一边,关心地说道:“吴刚,你刚来,千万不要跟那些老油条掺和在一起,对你不好。”

“张系长,你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吴刚家庭条件不好,张哲端当初录用他,他感谢得不得了。

“你都听到些什么?跟我说说。”

吴刚左右望了望,见四下无人,说道:“我也是听焊接课的同学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早上,车体焊接组有个叫许泳的焊工,听说他在车间人行通道上碰见夏部长,就对夏部长说:‘公司这样做怕不得行哟,夏部长你是工会主席,应该替咱们一线工人做主,向公司反映反映群众意见。’夏部长阴阳怪气地说:‘哪个叫你不学日语的?这里是合资企业你不知道?不懂日语,球都不如。’据说许泳当场就不干了,说:‘夏部长你是部长又是工会主席,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呢?什么叫球都不如?没我们这些工人,这车能造得出来吗?’夏部长不屑一顾地说:‘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哪没有?’许泳不依了,说:‘夏部长你作为公司领导太不尊重人了,都说日本鬼子坏,你他妈的比日本鬼子还坏,你也配做领导!’夏部长激许泳说:‘咋的?不服气?有本事你去闹呀!我告诉你许泳,这企业日本人说了算,你以为你想咋个就咋个?’许泳上班后,把这事给班组里的工人说了,大家都非常气愤,说:‘就让你们瞧瞧,没有我们这些两条腿人,你们造鬼的车去!’车体焊接组四下里一串联,结果焊接课工人都不干了,然后串联到冲压、涂装和装配,最后就是这样,大家都不干了。”

“吴刚,你觉得这些传言是不是真的?”张哲端问道。

“似乎不像,你想,要是真的,为什么大家不叫夏部长出来给工人赔礼道歉呢?哦,对了,张系长,你们要当心,工人对你们人事课意见很大。”

“关我们什么事?”张哲端大惊。

“谁不知道外语津贴是你们人事课制定的政策?”

“可是,我们只是奉命做事而已。”

“反正你要注意。”

日企管理心得“危难时刻方显英雄本色”。关键时候掉链子,是逃避责任的表现,意味着你在公司的职业发展生涯行将结束。

31谈判破裂目送吴刚远去,张哲端转到涂装课与焊接课交界的厕所。

厕所文化是东川山田公司的一大特色。众所周知,公司内部关系盘根错节,员工不会轻易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加之管理层级多,等级严格,沟通渠道有限,基层工人无处宣泄积郁在心的不满,最极端的处理方式是刮车,但多数人会选择上厕所的时间,在隔离板上乱写乱画。

杜绝厕所文化,公司大会小会讲了不知多少次。为此还专门在生产现场增设了十多个总经理信箱,工会隔三岔五搞一些员工座谈会。

但最终收效不佳,厕所文化依旧。行政课隔周用油漆喷刷,油漆未干又有人涂鸦上了。

制造中心拿厕所文化没办法,只好听之任之。

厕所里没人,地面干净、整洁。张哲端推开一个蹲位门,银灰色的隔板上,用签字笔、白板笔、圆珠笔杂乱无章地写满了乌七糟八的脏话,还画了些令人作呕的色情画。被工人辱骂的,有大江五四郎、中村雅弘、东方振中、夏克明、曾太乙,也有邱晓、张哲端、钱叶,什么汉奸卖国贼倭寇啦,丧心病狂天理不容啦,不得好死啦……凡是能想得到的脏话都用上了。

张哲端推开几个蹲位门看了看,然后飞快地逃之夭夭。万一哪个门背后突然冲出几条大汉来,把对外语津贴的不满统统发泄在他身上,他可就冤死了。出门没多久,他就碰到施予和钱叶从焊接课侧门出来。

“钱叶,你成名人了,上了公司厕所宣传海报了。”张哲端幽默钱叶。

“你还有心开玩笑,公司合资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很显然,施予在焊接课受打击不小,脸色铁青。

“上厕所宣传海报,你以为是什么好事呀?”钱叶瞪了张哲端两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开玩笑?什么领导呀你是?”

张哲端开导施予和钱叶:“愁眉苦脸就能解决问题吗?越是困难的时候,我们越要振作精神,笑脸以对。你们放心,天是塌不下来的。

公司不是正在开会研究吗?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官当得不大,话说得跟中央领导似的。”钱叶嘲笑道,“你晓不晓得,停工一天,要少装多少辆车,这些车卖出去是多少钱?你再按10%纯利润计算,又是多少?张卡卡里其哦,不是小数目哟。”

掐指一算,着实吓人:一天的损失六百多万!

“钱是挣不完的,今天没挣到明天继续挣。问题是,受山田文化影响这么些年了,我们的工人脑子还没有转变过来,以为还像国企那会儿,闹闹公司就屈从了。真是幼稚得可笑!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技术是人家的,品牌是人家的,管理是人家的,我们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跟日本鬼子讲条件?搞不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后吃亏的还是工人自己,日本人那么容易对付?”

施予喋喋不休。张哲端想安慰她却不知从何处着手,突然想起课长邱晓来,于是问道:“施老师,邱课长有电话来办公室吗?”

这一问不要紧,施予更加唉声叹气起来。“这个邱课长,他到底在干什么?公司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居然坐得住?太过分了!”

张哲端宽慰施予别生气。施予提高嗓音,几乎是吼叫着说:“你说我能不气吗?公司要开紧急会议,找不到他!东方总经理秘书急匆匆地跑来向我求助,我有什么办法?打他手机、座机,都无人接听。

急死人!关键时候掉链子!”

急脾气的施予气得直摇头。“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闲心在家养病?”

“施老师,我们课长到底有没有生病?很值得怀疑。”

钱叶两眼望天,做出一个深思熟虑的姿势。“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课长前天还好好的,突然就生病了,而且他刚一生病,工人就闹事。

你们说说,这其中没有什么关联?”

钱叶的发言给了张哲端极大的想象空间。“你的意思是说,邱晓在背后操纵工人闹事?”

“施老师,你给我作证呀,不然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我可没有这么说呀,是他说的邱晓在背后操纵工人闹事,不是我!”钱叶紧张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的?”张哲端被钱叶弄得莫名其妙起来。

“你不是刚才说的吗?”

“我是从你的话里推测出来的……”

“谁让你瞎推测了?我就是一说,你左耳朵听右耳朵出,东猜西想干么?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可不能冤枉好人呀!”

“我冤枉你了吗?没有呀!”

“好了,别闹了,真是的,领导不像领导,下属不像下属,嘻嘻哈哈的,成何体统?”施予打断张哲端和钱叶的吵闹,“这种事情,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万不可瞎猜乱说,弄不好会死人的,知道吗?”

施予说完,还不放心,食指点着钱叶再次强调道:“记住了,这样的争论到此为止,回办公室后不准妄加评论,听见没?”

施予虽在提醒钱叶,但张哲端清楚,实际上也是在对他下封口令。

“您老放心,我保证不乱说!”

钱叶也举手发誓不乱说乱动,施予才放下心来,对张哲端说道:

“小张,你给邱课长发个短信吧,把今天了解的情况大致告诉他。不管他知道与否,我们做下属的,要尽到我们的分内责任。”

“好的。”张哲端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

张哲端、施予和钱叶回到行政中心。整个办公楼闹翻了!三个人一群五个人一团,神神秘秘地低声议论,相互交换信息,见有人来慌忙散去,人一走立即又聚拢来。偌大一层办公区,没有几个人安安心心伏案认真做事的。

人事培训系办公区只有艾丫丫一个人在。见三同事回归,她远远地跑过来,亲昵地搂住施予,如隔三秋似的。

“你们终于回来了,我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

“燕飞和左左呢?跑哪里去了?”张哲端问艾丫丫,艾丫丫耸耸肩,双手一摊,嘴一撇,答道:“鬼知道她们跑哪里去了。”

艾丫丫说着,头靠着施予蹭了蹭,问道:“你们咋个才回来呢?

办公楼都吵翻了!”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施予看不惯艾丫丫这样搬弄是非的作态。艾丫丫没理会老系长的不快,凑近她耳朵兴奋地说:“你们不知道,工人罢工的事被人发到网上去了,好多门户网站都在首页登了出来。不信?不信你们去网上瞧瞧。”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张哲端回到座位,打开IE,习惯性地登陆新浪网,在首页没有见着艾丫丫说的新闻报道。

“没有呀?在哪里呀?”他转头问艾丫丫。

艾丫丫跑过来,兴奋写了一脸。她盯着屏幕仔细浏览,焦点新闻中没有哪一条与山田公司有关。“怪了,刚才还在的,这么快就给删了?”

艾丫丫有些沮丧,推开张哲端亲自动手,先上搜狐,再登腾讯、网易、天涯社区,然后奔东川新闻网,最后到百度搜索,没有,一条新闻报道都没有!

“删了,全删了,你们回来晚了,刚才还遍地都是的,肯定是政府出面了。”

“删了好,又不是什么好事,报道什么呀。”张哲端安慰艾丫丫,话音刚落,李三七骂骂咧咧地回到办公室:“妈的个×,成天没球事干,跑到这里捣什么乱!”

他端起茶盅正要喝水,对讲机响了。

“妈的个×,搞啥名堂?水都不让老子喝!”李三七放下茶盅,嘴贴着对讲机吼道,“催命似的,催什么催!我说了,不准进来就不准进来!把大门关了,听到没?没经我同意,就是省长、市长来了也不准进!”

旁边的林忆君问:“发生了什么事?谁要进来?”李三七没好气地吼道:“还能有谁?记者呗!妈的个×,该报道的时候不来,不让他报道的时候比哪个都来得快!瘟神似的,打都打发不走。烦死人!”

李三七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了一气,抓起对讲机就往外跑。李三七军人出身,说话嗓门大,他在安全环保课说话,整个人事行政部能清清楚楚地听到,放广播似的。他不会料到,他短短的几句话,传递出太多的信息:记者来了,还不少,他们堵在大门口,想进公司采访报道,被保安拒绝了……施予上厕所去了。张哲端无心做事,与钱叶在MSN上聊天。

“领导,你感觉外语培训还能进行吗?”

“怎么不能?”

“你瞧这架势,愈闹愈大的,咋个培训?”

“你放心,领导们不是在开会讨论吗?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

“但愿如此!唉,没有这份提案就没今天这事儿了。”

“说这些干么?”

“唉,我心里害怕,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承担很大责任?”

“别瞎说,责任不在我们,要怪就怪大江五四郎,他要这样,我们有什么办法?”

“话虽这么说,我心里还是不踏实,毕竟方案是我们提出来的。”

“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钱叶的担心不无道理,出了这么大的事,人事课就一点责任没有?在公开场合,他敢把责任往大江五四郎身上推吗?想不想在东川山田呆下去?张哲端嘴上不显山露水,心里其实也不踏实,如打翻了五味瓶。

“燕飞发来一条短信,说是谈判失败了。”

钱叶的话让张哲端心里一惊,他懒得输字,扭头朝钱叶望去。“怎么回事?”

“燕飞没说,我也不知道,不信你看我手机上的短信。”钱叶把手机递过来,张哲端没接。这时就听艾丫丫低声叫道:“快看,曾部长回来了。”

曾太乙果然是回来了。

只见他苦着脸、身体摇晃、眼神黯淡,穿过重重期盼的目光,来到座位上坐下,直直地望着对面过道发呆,然后勾下腰从抽屉里取出公文包,夹在腋下,起身,绕过办公桌,对秘书低语几句,急匆匆地走了。

“部长要去哪里?”张哲端自言自语,一脸茫然,曾太乙该不会也溜了吧?

日企管理心得

慎重对待媒体。应对得当,事半功倍;反之,会弄巧成拙。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