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婚姻家庭 >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 第22章 我知道你很难过(6)

第22章 我知道你很难过(6)

小说: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作者:匪我思存

江西觉得很担心,幸好没一会儿顾辰松就从另一个停车场过来,替她们提了行李。顾辰松很大方地搂一搂江西,又问守守:“玩得怎么样?看你们俩都长胖了。”

江西笑着说:“成天吃喝玩乐,能不胖吗?”

车上顾辰松和江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本来顾辰松很有风度地坐了副驾驶位,突然回过头来对守守说:“守守,易先生的事情解决了,由于证据不足,已经取消出境限制。他约我见过一次面,说是谢谢我。我说不用客气了,江西和你像亲姐妹似的,再说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他说没打通你电话,我说你跟江西到英国去了。”

去英国时,她把手机放在了家里,也许潜意识里是想逃离什么,把自己放逐于世界的那端。而如今,紧绷已久的弦终于松弛下来,易长宁并没有事。

初夏的城市正是四季中最美好的季节,郁郁葱葱,清翠满城。守守将头靠在车窗上,机场高速路旁都是柳树,杨柳依依,雨细细绵绵地下着,像是一张银丝巨网,将天地间的一切尽笼其中。

纪南方在最近的出口下了交流道,然后把车滑进紧急停车带,掏出烟来点上一支。

点燃烟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也许只是看错了,当他上车后,无意中往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自己的车子快步走过来。

是真的很像,但他拿不准,于是本能地踏下油门,几乎狼狈地加速驶出停车场。后视镜里的人影在几秒钟内迅速变成一个小黑点,遥远模糊,最终消失。

其实应该不是她,因为她不会独自出现在那种地方,何况没有这么巧。

他把天窗打开,气流盘旋着吹进来,带着清凉的雨丝。简直如同撞了邪,连看到有一点像的影子,都以为是她。

左侧的车道上车流密集,呼啸而过,如同隐隐的雷声。嘴里有些发苦,于是他随手把烟掐掉了,打开CD。这车他不常开,音响并没有改装过,是整车的原配,效果倒还不坏。CD是一张英文专辑,他没注意在唱什么,只是需要车内有点声音。

红灯的路口,右侧车道上正巧停了部黑色的单门跑车。虽然车子看起来并不张扬,但车牌很好,江西觉得这车牌倒像在哪儿见过,仿佛是哪个熟人的车,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的车。正巧信号灯换了,跑车加速极快,超车又非常灵敏,不过一眨眼工夫就已经挟裹在滚滚车流中,消失不见。车内很安静,而守守闭着眼睛,歪靠在椅背上,已经快要睡着了。

上了高架速度就慢了下来,CD里的旋律已经换了一首,高亢的女声正唱到:“When you're gone......The pieces of my heart are missing you......”

纪南方于是把CD又关了,天窗仍旧没有关,有呼呼的风声,仿佛就刮在脸上。

他和张雪纯约在餐厅见面,已经是黄昏时分,路灯还没有开,餐厅有巨大的落地窗,对着车流熙熙攘攘的街,他比约定的时间到的迟了,张雪纯正托腮望着窗外发呆。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餐厅华丽的灯光映着她脂粉不施的一张脸,显得很干净。

见他来了,她显得挺高兴,叫了他一声:“大哥”。

服务生上来点单,他随便点了几样,然后对她说:“刚去机场送人,路上堵车,来迟了。”

张雪纯微笑,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今天是周末,我也是怕堵车,所以坐地铁过来的。”

他把那个文件袋交给她:“护照、签证、学校的录取通知、经济担保人证明、机票……全在里面,你自己收好。”

张雪纯接过文件袋,并没有打开看,只是默默地把袋子掉过来,又掉过去,摸索着光滑的牛皮纸面。幸好菜很快上来了,纪南方说:“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两个人都没什么胃口,这餐饭吃得草草。窗外的街景却渐渐暗下来,到最后骤然一亮,原来是路灯开了。其实很漂亮,一盏盏如明珠连缀,车如流水马如龙,这城市最绮丽的时刻,繁华得如同琼楼玉宇,人间天上。

张雪纯看着纪南方,他正巧转过脸去看窗外,很俊挺的侧面,路灯与餐厅的台灯,明暗交错,显得面部轮廓很深。其实他不是漂亮的那一类男子,但自有一种丰神俊朗。她一时有点发呆,纪南方忽然转过脸来,倒把她吓了一跳。

他说:“我父母为离婚的事,正在气头上,只差没想剥了我的皮。你这黑锅背得太大了,我得安排你出去避一避。你哥的手,反正也好得差不多了,你现在走也可以放心。将来读完书,就留在美国,好好找个人嫁掉。女孩子总要嫁个好人,才会过得幸福。”

张雪纯看着他,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清澈到近乎清冽:“大哥……”

“行了别废话了,吃饭。”

“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哟!你还真替我担心上了?将来再结婚呗,咱俩凑和一下就挺不错的,到时候我去美国找你啊,咱们上阿拉斯加注册,准能把老头给气死。”

她亮晶晶的眼睛里有眼泪,看着他,于是他终于不再说笑,掏出烟来,却没有抽,只是在桌子上顿了顿,又顿了顿:“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已经到了这步,就这样吧。”

“你将来要怎么办?那天晚上我看着你抱着她去医院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想过,你真是会骗人……你从前说的那些话,本来我都相信,可是就从那天,我觉得不能信了。你根本就做不到,你把我给骗了,你把你自己也给骗了,你离了她根本就不行,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她?”

“这事已经过去了。这世上谁没离过一次婚?你替我操什么心?”

“你为什么不跟她说?你那么爱她为什么不跟她说?你还叫我去骗她,你没看到当时她的脸色--”

“张雪纯!”

两个人僵在那里,她胡乱拭了拭眼泪。

“我知道你想成全我,我也只是想成全她。”纪南方终于点上烟,袅袅的轻烟散开在两人中间,他的语气也和缓下来,“把你拖进这种事里来,总是我不仗义。所以你赶紧走吧,学校那边我都替你安排好了,国外也有可靠的朋友,他们会帮忙照应的。你好好读书,真出息了,到时你把你家里人都接过去,孝顺孝顺你父母,还有你哥。”

“你救过我哥哥,救过我……”

他语气重新轻佻起来:“我那是心血来潮,什么年头了你还打算以身相许啊?你要真觉得过意不去,行,今晚上我们就去开个房,把这账给了了。这下你觉得不欠我了吧,觉得可以安心走了吧?”

张雪纯终于还是哭了:“大哥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跟她离婚,你要后悔一辈子的……”

“你这丫头不也傻吗?明知道我不喜欢你,你还天天到医院来。就那十万块钱,你还做家教,一点点攒了想要还给我。你明知道我不会喜欢你,我离婚了你比我还急,你不傻吗?”他反倒笑了笑,“这世上,一个人总是另一个人的傻瓜。”

守守想过很多遍与易长宁的见面,奇怪的是,她从来没有梦见过他。

这次真的重新见到他,却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从英国回来,她一直觉得恍惚,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虚幻而不真实的,人和事,物与非,恍若隔世。

两个人并没有说什么话,桌子上有一点淡淡的阳光,她穿着件七分袖的上装,手肘搁在阳光里,有一点轻暖。咖啡厅里已经开了冷气,易长宁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还是那样,指端带着些微的凉意,他说:“跟我走吧。”

她只觉得辛苦,太辛苦了,费尽周折到了今天,连喜悦都已经消磨殆尽,只余了疲惫。

她很轻易就答应他。

她回家与父母商谈,盛开婉转地表示反对:“守守,你明知道我们不宜与桑家有过多的纠葛。”

守守不欲争辩,只是说:“妈妈,请你原谅我。”

她最近失眠严重,瘦到整个人都走形,偶尔靠着药物入睡,总是在噩梦中醒来。似乎连眼泪都已经哭干了,大而空洞的眼睛,怔怔看着母亲,几乎连半分昔日的神采都没有。盛开实在不忍心,伸出双臂将她揽入怀中:“孩子,妈妈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幸福,你过得幸福,妈妈才会觉得幸福。”

守守不敢答话,怕稍一动弹,眼泪都要溢出来。

她一直这样懦弱,到了今天,还是这样,没有办法面对,只好走掉。不管幸福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她曾经那样固执地追求过,却没有把握。

守守本来以为父亲会坚决反对,但叶裕恒只是说:“明天没事,陪爸爸去爬山吧。”

那天他们去得很早,山下树木葱葱郁郁,上山的路更显幽静,只偶尔看得到早起锻炼的老人。

山间空气清新,守守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走路,到了山腰的凉亭,已经是微微喘息,出了一身细汗。

叶裕恒也觉得累了,于是停下来休息。看守守一张脸红扑扑的,额头上全是汗,微笑道:“你看看你,还不如我这老胳膊老腿的。”

这是父亲第一次在她面前提到“老”字,语气很轻松,太阳正在升起,树木枝叶上的露水还没有干,他伸手摘了片,仔细而耐心地卷成一个小卷。守守不由得想起小时候他经常这样教自己吹叶笛。

叶子含到嘴里,还带着植物一点青涩的苦意,声音很小,吹的是《红星闪闪》。忽高忽低,父女两个鼓着腮帮子吹,到最后完全不成调子,守守先忍不住,“噗”地笑了。叶裕恒也笑了,把嘴里的叶子拿出来,说:“好多年没吹过了。”

凉亭地势很高,视野开阔,远望整个城市几乎都尽收眼底,一轮朝阳正缓缓升起。

守守不由得对着晨曦张开了双臂,有风浩浩地吹来,拂过她的发,吹在她的脸上,仿佛她只要一合手,就可以拥抱住那温暖而灿烂的光圈。她整个人就像融在那片明亮的霞光里,融在那朝阳里,把一切都化为光,化为风。

“你四岁的时候,第一次带你来爬山。”

她还记得,那时候爷爷偶尔来山里,住在山脚下的房子里,有时候她跟父母还有伯父堂兄们一起,陪着爷爷爬山。

“你当时太小,后来实在走不动了,总是我把你背上去。”

那时候,父亲还是那样年轻。背着她,陪着爷爷,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山顶。

“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你都这么大了,爸爸老了。”

守守觉得别扭:“爸爸,别把‘老’字总挂在嘴边上。”

“老了就是老了,说说有什么打紧。”明媚的霞光映在父亲的脸上,他微微眯起眼睛,“守守,爸爸没办法次次陪你爬到山顶,以后的路,你总得自己走。走错了也不要紧,其实每条路,都是通向山顶的。

“爸爸走过弯路,所以爸爸从前总是想,让你规规矩矩顺着大道走,这样对你好,不会走错。现在爸爸想想,顺着大道走,固然省时省力,可是其他小路,也许能看到更美更好的风景也不一定。”

“爸爸……”

“易长宁我见过两次,是个很能干的年轻人,如果你坚持要嫁给他,爸爸不会反对。你自己选了这条路,不管沿路是什么,都是你自己的风景。爸爸希望你过得好,过得开心。这几年你跟南方在一起,是什么样子我都看到,爸爸知道你勉强,知道你不快乐。你是爸爸的小公主,不管你做什么,怎么样选择,爸爸都觉得高兴。”

“爸爸……”

“你们出国去也好,在外面生活会更单纯些,只要时常回来,陪陪爸爸妈妈,爸爸就觉得很高兴了。”停了一会儿,他说,“过去有些事情,守守,请你原谅爸爸。”

守守哽咽着,有点狼狈地转开脸去,怕自己哭。

叶裕恒拍了拍她的手:“我女儿最漂亮,不过哭过就不好看了,可不能哭。”

守守嘴角上弯,终究还是掉了眼泪。

和易长宁并没有举行任何订婚仪式,他们决定还是去国外注册,于是一连好多天,都忙着收拾行李之类的琐事。

盛开亲自带着宋阿姨给守守收拾东西,守守自己倒闲了下来,经常坐在一旁,默默看着母亲与宋阿姨絮絮地讨论,带什么,不带什么……

出发的日期一天天临近,守守的失眠也愈发的厉害,偶尔能睡着,也总是哭到醒。每次醒来,枕头都是冰凉的,让眼泪浸透了。她哭了又哭,在梦里,总找不到要找的那样东西。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绝望般醒来,在啜泣中睁开眼睛,安静的早晨,密闭四合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她想,也许是易长宁,太久的等待,让她没有了安全感,让她已经绝望。所以唯有他,也只有他,可以帮她找回来,整个世界。

离别总是伤感的,江西和顾辰松送她到机场,一堆亲戚朋友,更显得离开是那样的难,那样的舍不得。守守对顾辰松说:“照顾好西子。”

江西也微笑,拍着她的背:“照顾好自己。”

喜欢《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吗?喜欢匪我思存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