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青春校园 > 小妖的金色城堡 > 第7章

第7章

小说: 小妖的金色城堡      作者:饶雪漫

我说过

要陪你一起飞

却忘了告诉你

该往哪一个方向

大学城Club。

午后,人最少的时候。

优诺刚进门就发现有人老盯着自己看。那应该是个从没见过的女孩,个子挺高,单薄,有好看饱满的唇和懒洋洋的微笑。她穿的是“Esprit”的短衣短裤,坐在吧台前高高的圆形转椅上,手里握着玻璃杯,晃着修长和健美的大腿,正在喝一杯冰水。一缕阳光正好照在她的手指上,手指显得纤细而透明。

优诺忍不住多看她一眼,那女生反倒是调过了头去。

“嘿!”吧台里的清妹朝优诺眨眨眼说:“不像话啊,快一个月没来了吧。”

“呵,老板娘好啊,”优诺坐下,“也给我来杯冰水。”

清妹在大学里是那种很普通的学生,毕业后也没像优诺一样念研究生,而是随便找了家公司做了秘书。要求不高的人常常会得到意外的收获,工作没多长时间,她和创办这个大学生俱乐部的年轻的老板谈上了恋爱,就索性辞职当起了这里的“老板娘”。俱乐部名叫“大学城”,开在高校云集的好地段,生意相当的不错。

“生意越来越好埃”优诺对清妹说,“晚报上都专门介绍了你这里,看样子怕是要做大啦。我们班那么多同学,看来还是你最有出息!”

“就这样糊口饭吃,有个地方跟老友们聚聚玩玩挺好的了,要求不能太高。”清妹摇着头谦虚地说,“这样真挺满足的啦。”

就在这时,旁边的女生开口了:“老板娘,有烟么?”

“小女生抽什么烟!”清妹说,“来杯冰啤却不要紧。”

女生把一百块往桌上一拍,笑笑地说:“怎么,怕我不给钱?”

“知道你有钱。”清妹说,“收起来吧,小心被抢劫。”

女生怏怏地收起钱来,起身出了门。

“谁?”优诺看着她的背影低声问清妹。

“高中生。”清妹说,“她家有人跟我老公熟,托我想办法替她找两个家教。谁知道换了好几拨都不满意,她却喜欢上这里了,隔三差五总来。来了也不搭理人,就这么一个人坐着,挺有意思的。”

“干吗不满意?”优诺问。

“那我哪知道得那么清楚。有钱人喜欢折腾呗,听说她家很有钱,补一小时就给一百块,纵是她再挑剔,也有好多人在我这里排着队想去呢。”

“是吗?这等好事怎么不介绍我。”

“你不是忙吗,再说你这大作家又不缺钱花。”

“别晕我了。”优诺说,“谁还会嫌钱多,我这个暑假可真要好好挣点钱。”

“怎么了?”清妹说,“有难处你直说埃”

“没事,我只是想把网站好好整整。”优诺说,“现在访客越来越多,看来不扩容是不行了。”

“好事啊,想当初这网站还是苏诚替你做的呢,也不知道他现在上不上网,要是知道了应该很高兴吧。”

优诺低头微笑不语。

“他毕业后你们就再也没联系过吗?”清妹问。

“没。”优诺简短地答。

“你们俩真挺般配的,只可惜没缘分。”清妹叹息。

“别扯那些了。”优诺制止她再说下去。

就在这时那离开的女生又推门折回来了,门被她推得咣当直响。在老地方坐下来,她真的要了一杯冰啤,然后再要了一杯,往优诺面前一推说:“我请客。”

“谢谢。”优诺大方地喝下一口说,“怎么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女生咧嘴一笑说:“辍学快一年,上课是什么滋味我早忘了。像你这样读完中学读大学读完大学读研究生,我早闷死掉!”

说完了,忽然把嘴一掩。

“你认得我?”优诺好生奇怪。

“你是名人么。”那女生慌忙说,“认得也不奇怪。”

“既然这样,”清妹插嘴说,“让优诺姐姐做你家教可好?省得你挑三挑四累死我。”

“别逗我,我会当真的。”女生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拿了一根熟练地点着,看样子刚才一定是出去买烟去了。

“小女孩多好。”优诺对撇着嘴的清妹说,“可以任性呢,想干什么干什么。”

“那我真想你做我家教,你肯么。”那女生说,“你的网站一到周末就死翘翘,是不是想要急死我啊?”

“谁?”优诺把眉毛立起来,心里却是早已经猜到了三分。

“老朋友。”女孩手里夹着烟,脸上坏坏地笑着。

“七七?”

“嗯,叶小寂。网名妖精七七。”

“呀!”优诺跳起来,一巴掌重重地拍到她肩上说,“小丫头你来捉弄我的啊,这么半天才报上家门。”

“你让我等了二十三天,”七七说,“那些女生我一个比一个看不顺眼,怎么样,你何时可以走马上任?”

“呵呵。”优诺上上下下地打量七七,“真是名如其人埃”

“别偏离主题埃”七七说,“等你答话呢。”

既然是熟人也没必要忸怩了,优诺端起杯来:“Cheers!”

“Cheers!”七七也举杯,“这才应该是我认识的优诺,爽!现在就到我家去看看,你觉得如何?”

“电视速配也没你们来得快!”清妹说。

“我们认得时间可长啦。”优诺替七七灭掉手中的烟说,“要听老师话,不可以抽烟的哦。”

七七哈哈大笑,一把拖了优诺就出了大学城。

已经完全是夏天了,从俱乐部里走出,明亮金黄的阳光让人猝不及防,七七用手掌挡住额头问优诺说:“你见过暴暴蓝的吧?”

“是埃”

“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优诺站定了,看看七七,好半天才说:“都漂亮!”

“狡猾哦。”七七不满意。

“那你现在看到我啦?”优诺说,“我漂亮还是你漂亮?”

“哈哈哈。”七七笑得什么似的,“狡猾哦。”

她们上了公车,优诺很快发现七七并不是想象中那种话很多的女生,在公车的摇摇晃晃中她很随意地和自己聊聊,更多的时候,她把眼光投向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个思想很会漫游的女生,如果暴暴蓝在,应该会这么形容。

虽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踏进七七家的“豪宅”的时候优诺还是吃了一惊的,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字画,齐白石画的两棵大白菜,云舒云卷,优诺靠近了看,惊讶地问七七说:“真迹?”

“那些东西我不懂,林涣之喜欢。”

“谁是林涣之?”优诺问。

“我养父。”七七笑笑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孤儿?”

“哦?”优诺看了一眼七七,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睛明亮,语气自如,一点儿悲伤也没有的样子。那房子真的很大,客厅的顶高得不可思议。七七陷在沙发上,显得更加的单保不知道是不是开了中央空调的缘故,优诺忽然觉得有些冷,她下意识地抱抱臂膀,七七不好意思地说:“这房子就是这样,整日像个冰窟。”

优诺问她说:“你为什么会辍学,一个人呆在家里有意思么?”

“不想念了。”七七说,“我看到那些装模作样的人就烦。”

“可是,你难道不需要正常的生活吗,一个人多孤单埃”

“喂,拜托,你可别像麦子一样。”七七笑。

“麦子又是谁?”

“一个老想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中的人埃”七七说,“啰嗦的老女人。呵呵。”

“你都想补什么科目?”优诺切入正题。

“还真补啊,”七七说,“我那天见你和别人聊天了,知道你弄网站需要钱。我们装装样子,骗了林涣之的钱就行,你要是过意不去,可以和我平分埃”

话说到这里门铃响了起来,七七起身去开,进来的是一个女大学生,手里抱着一大摞书说:“叶小寂,我给你带了些复习资料来,希望你可以用得着。”

“我记得我好像开除你了。”七七冷冷地说,“你又来做什么?”

“我记得我收过你爸爸的钱了。”那女生看了优诺一眼,固执地说:“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负责到底。”

“那你把钱还我。”七七说,“我不用你负责了。”

“那不是你说了算的。”女生说,“我只听你爸爸的。”

“一点小钱你就这么听话,不知道他给你多少你可以卖身?”七七讥笑着说。

偏偏那女生一点儿也不生气,回嘴说:“那就是你管不着的事情了。”

“滚!”七七一把抱起那些资料,统统地把它们扔到大门外,然后指着那女生说:“你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还是先打电话到疯人院吧。”女生不急不缓地说,“你看来急需治疗。”

七七一语不发地走向电话,一直保持礼貌在一旁旁观的优诺不得不出手拉住七七说:“好了,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么。”

“跟这种狐狸精有什么好说的!”七七大喊起来,“她要是不走,我今天就打到她滚为止!”喊完了就顺手抡起了茶几上的花瓶。

“你快走啊!”优诺一手扶住花瓶,一手奋力地拽住七七,冲那女生喊道。

女生站在那里,喘了好几口气,终于不甘心地夺门而去。

优诺这才放开七七,跌坐到沙发上。

七七放下花瓶,也坐下来。把头埋进了双膝。

优诺过去,抱住她,她在颤抖,抖得优诺心疼,她轻轻地拍着她说:“好了,七七,没事了,她走了。”

七七紧紧地抱住她:“优诺,我是不是真的有病?”

“莫胡说。可是,你也不该那样对她,她是一片好心埃”

“我有玻”七七说,“很多人都说我有玻”

“是不是刚才那人那样说过你?”

“我讨厌她,她不过来教我两次,就在林涣之面前说三就四,还希望林涣之可以替她解决工作的问题。”七七起身,用面纸擦擦泪说,“我讨厌这种人,惟利是图到了极点。”

“那你还叫我合伙跟你骗你爸爸的钱?”优诺说:“以后这种话不许再说了,我负责教你功课,保证你下学期顺利复学。”

七七有些高兴地说:“你该不会是同情我吧。”

“怕你。”优诺说,“怕你用花瓶砸我。”

“念书有什么用?”七七叹息说,“像我这样的人,还不是一样没出息。”

优诺看看四周说:“你瞧瞧你过的什么日子,一千万人中能有一个人有你这么幸运就不错了,我要是你,我会珍惜。”

“你简直跟麦子一模一样!”七七笑。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优诺说。

“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七七补充,“你比她漂亮也比她儒雅。”

“儒雅?”优诺眨眨眼说,“我们今天补语文,我来告诉你怎么正确地使用形容词。”

优诺在七七的带领下进了她的房间,一个很大的房间,最显眼的是电脑的后面占了整整一面墙的书柜,里面摆满了书。优诺打开来,拿出最外面的一本《小王子》,还是中英文对照版。上面有一层浅浅的灰,一定是很少翻过。

七七对她说:“都是麦子买的,她恨铁不成钢。”

“麦子对你挺好的埃”优诺说,“这些书挺好看的,你试着看过吗?”

“不如在网上读暴暴蓝的小说。”七七说,“你和暴暴蓝在我看来是最棒的。”

“恕我直言,”优诺说,“那是因为你见识少的缘故。”

“真不给人留面子。”七七打开电脑说,“你看,你看,你的网站最近真是慢得不像话呢。”

“正想办法。”优诺说,“真没想到访客这么多,可能还是托暴暴蓝的福,她老在她的作品里提到这个网站。所以一不小心就红啦。”

“网站做得没话讲埃”七七说,“不怕你得意,我一打开她,就有找到家的感觉。”

优诺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在这个真实的富丽堂皇的家里,她感觉到七七就像是一只游进深海里的鱼,这个有着奇奇怪怪性格的寂寞叛逆同时又脆弱彷徨的女生,从网络里走出来真实在站在自己的面前,让她有一种很莫名的心疼感。

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温暖她。

于是,优诺把手里的书一合说:“七七,你先关掉电脑,我们得先把你上课的书给找齐了。”

“来真的?”七七问她。

“当然来真的。”优诺说,“你想好了,现在开除我还来得及。”

七七很听话地关掉了电脑,歪歪头说,“优老师,你先教我啥呢?”

“先让我看看你的课本。”优诺拉着她到书柜面前说,“找齐它们也许是我们今天下午最重要的事。”

七七的书柜很让优诺惊讶,里面真的有很多的好书,名著就不说了,各类百科全书也不提了,甚至还有亦舒和琼瑶的全集。她的课本则被乱七八糟地塞到各处,且全都是簇新的。优诺一面费力地把它们一本本从书柜里拖出来,一面羡慕地对七七说:“你这里就像一个小型的图书馆。”

“当初装修的时候为这面墙没少费心思,不过,对我这样的粗人都是白费劲,”七七坐在地板上说,“你和暴暴蓝才配得上它。”

“拥有永远都不知道珍惜。”优诺说,“对了,我要是天天借你的书看,不知道会不会被你看做是惟利是图?”

“哈哈哈。”七七开心地大笑起来,“小心眼哦。”

那天光是替七七收拾课本和资料就用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又找了几张试卷放到桌上,让七七有空的时候把它们做一做。七七老大的不愿意,优诺不管她,起身告辞,七七拖住她说:“就在我家吃饭吧。我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埃”

优诺说:“怎么你常常一个人吃饭?”

“林涣之总有应酬。”

“那家里谁做饭?”

“有佣人,在我家做了十多年了。”

“啧啧!”优诺说,“瞧你过的日子!”

“很好吗?”七七说,“你又要骂我不懂珍惜了,但是,真的,我从不觉得有多好。”

“好啦!”优诺把她从地板上拉起来说,“我们下去看看你家老妈妈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她叫伍妈。”七七一跃而起,“她人挺好的,不过你别叫她老妈妈,她喜欢别人叫她小姐。你别看她年纪大了,还一周去一次美容院,臭美得很呢。”

优诺见了伍妈就发现她并不像七七说的那么“妖娆”,一个很和气的中年女人,带着温和的笑,甚至有些像自己的母亲。伍妈很细心地用公筷替优诺夹菜,招呼她多吃一些,七七批评地说:“伍妈女孩子都要瘦的,你不要瞎起劲!”

“我不怕胖。”优诺说,“我还嫌自己瘦了些。”

“就是就是,以后有空啊都在这里吃饭,我保管把你养得胖胖的!”

“伍妈你热情过头了吧。”七七说,“这可是全国知名的大作家,出过书的,你以为那么容易请得到?”

“我说呢!”伍妈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我们七七从不请客今天怎么会破例,原来是请了个名人呀!”

“快别说了。”优诺说,“羞死人的!”

“女孩子羞羞的才美啊,又羞又胖,那才美死个人咧!”七七开玩笑,筷子打到优诺的手上去,可是动作和笑容都忽然在半空中僵住了,因为这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在七七奇怪的表情里,优诺回头就看见了他,一个中年男人,相当的有气质,他也许也没想到家里会有客人吃饭,犹豫了两秒钟,这才走过来打招呼:“哦,今天有客人?”

“你怎么会回来了?”也许是嫌他扫兴,七七不高兴地问。

“没接到你不许我回家的命令!”那男人幽默地说。

优诺已经猜到,这应该就是七七嘴里的林涣之。

“我肚子饿了。”林涣之坐下,问伍妈说,“可有我的饭菜?”

“怎么没有?”伍妈已经跑到厨房里去替他盛饭。林涣之对七七说:“你的新朋友,不介绍一下?”

“她叫优诺。”七七硬硬地说,“我的新家教。”

“呵。”林涣之看着优诺说,“欢迎你!”

优诺觉得他人很亲切,真不明白他和七七之间怎么会是这样的关系。她冲林涣之笑笑,努力调节气氛说:“我叫优诺,是七七的朋友。从今天起担任七七的家教,是不是还应该要通过你的面试?”

“不必了。”林涣之话中有话地说,“我面试没啥用,没经过七七亲自面试的都有可能面临被砸破头的危险。”

“我说你今天怎么会回家,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七七把面前的碗一推说,“我有朋友在,你就不能呆会儿再让我丢人?”

“丢什么人?”优诺点她鼻子一下说,“你别忘了我可是亲眼看见哦。”

“你到底帮谁呀?”七七喊起来。

“我有帮谁吗?”优诺看着林涣之笑笑地说,“我只是说事实么。”

伍妈端了饭出来,骂七七说:“你丫头闭嘴,让你爸爸好生吃顿饭。”

七七终于让步,把话题引开说:“优诺是作家,研究生,她的报酬要比别人高一倍才好,而且,最好是提前付的哦。”

“七七你!”优诺给七七搞了个大红脸,赶紧不好意思地对林涣之说:“林先生,别听七七瞎扯,我跟她是朋友,我愿意的。”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七七歪歪嘴,“他是商人,还是说白了的好。”

“对,我是俗人。”林涣之哈哈笑起来,“就按七七的意思办。”

“你们俩存心赶我走?”优诺说,“不用我可以直说么。”

林涣之和七七一起哈哈大笑。七七歪过来,趴到优诺的肩上来说:“你跑不掉啦,我从现在起,死活都要缠着你哦。”

“那就听我的,以前的家教什么待遇,我就什么待遇,当然,诸如花瓶之类的恐吓除外。”优诺说。

“好说好说,还有别的条件么?”七七问。

“当然。我不来的这两天,你得先把我刚才布置的那些作业给做了,我要看看你的成绩到底怎么样。”

林涣之笑,说和优诺一模一样的话:“现在换她还来得及。”

“我愿意做。”七七说,“为什么要换?”

“那就好。”优诺说,“我还有事,要回学校去啦。”

“我送你。”林涣之站起来说。

“不用了,搭公车方便的。”优诺说。

“让他送。”七七推推优诺,在她耳边悄悄说:“喂,晚上网上见哦,我想知道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呢?”

“做了功课才可以上网。”优诺板着脸。

七七把耳朵堵起来。

尽管优诺再三推脱,林涣之还是开车送优诺回家。

夜色已至,华灯初上。林涣之将车开得平稳。他笑着问优诺说:“七七在哪里找到你?”

“我们老早认识。”优诺并不想瞒他,“我们是网友来着。”

“呵。看来泡网也有好处。”林涣之说。

“谢谢你的表扬。”优诺低头微笑,“不过我总觉得,你应该多抽点儿时间陪陪七七。”

林涣之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优诺一眼,不再说话了。

优诺也觉得自己有些造次,于是也不好意思说话了,沉默中车子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优诺下车,跟林涣之说谢谢。林涣之也下车来,递给她一张名片说:“七七常常会出状况,有事情的时候可以联络我。”

“希望没事。”优诺说,但还是把名片塞进背包里。

林涣之的车刚刚开走,优诺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优诺!”

优诺回头,人整个地僵在原地。因为那人不是别人,竟是,苏诚。

喜欢《小妖的金色城堡》吗?喜欢饶雪漫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